零下二十度的温暖
2019年01月0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王海军

  烟草在线专稿  手术后的妻子终于回到家中,虽然还未彻底痊愈,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精神状态很好。因为诸多担心一股脑的都抛掉了,心里自然轻松起来。于是便开始想着收拾屋子、准备买过春节物品等,似乎很多家务都浪涛般涌来,有些措手不及,且十分忙乱的样子。

  我劝妻子,还没好利索,千万别累着。可妻是有几分洁癖的,凡事不自己弄来,就总有些看不过眼。好说歹说,劝妻子别着急,一样一样的告诉我,我去弄,妻在一旁看着就行。就这样,妻掐着腰,老师似的在旁叮嘱着,我则如机器般开始了流程化运转。左一趟右一趟的,零下二十来度气温,我拉着拉杆箱往外边跑。邻居好奇问我:大哥,你这是要出差吗?我说:不是,运点东西。邻居纳闷的点了下头,说了句:我说呢,出差不能一趟一趟的倒腾。

  我是很少干家务的,妻子健康时,都是她在忙活。我在家,大多时间都是看看书、写写字,很少帮妻子干活。妻有时也生气,并说:等你退休了,家务活得分工,要不你买菜做饭,要不你收拾屋子,你总得干一样。我说:好,等我退休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话是这么说,但离我退休年龄还远着呢,这明显是妻心疼我。

  每天看着妻操持家务的身影,心里总有暖暖的感觉,而回到家中,所有的疲惫也都会云开雾散。前年的时候,母亲开始病重,妻怕我影响工作,于是替我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每周都要到母亲那里,照顾她老人家两天两宿,直到去年夏天母亲去世。这期间,为了让女儿吃好,我开始学着做菜做饭。一开始还蛮有兴趣,但时间久了,便开始嫌麻烦起来,索性妻子不在家的时候,给女儿买着吃。每当这时候,我就会想起妻经常说的一句话:今天做什么菜呢?而我回答妻的两个字“随便”,则更让妻发愁。看来,做菜也的确是件不容易的事,不仅需要做好,还要想着做什么,才能吃的不重样、有兴致,怪不得谁都不爱做菜呢。

  母亲去世不久,妻便感到身体不适,也许是照料母亲、操持家务累的缘故。跑了几家医院,大夫都建议手术治疗。术后,为了让妻得到较好休息,遂让妻到她母亲那里住上一段日子。妻不在的家里是冷的,即便屋内温度很高,但心里却总有空落落的感觉,仿佛家中的家具、电器都安静了下来。而妻在家的时候,它们又仿佛是充满活力和律动气息的。

  妻回家了,一切又都回到过去的热闹样子。锅呀、盆呀,都唱起歌来;桌呀、椅呀,也都如化妆过的姑娘般,容光焕发起来……而奔走在零下二十来度大街上的我,没感到一丝寒冷,反而热热的,有种想要跑起来的冲动。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