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回望坝子老家
2019年10月24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张洪

  永远的老家,常常,在心头弄出一些触痒,美丽的老家,永远,有珊瑚似的夕阳映照,屋前屋后稻浪汹涌,庄稼地里挑回的玉米棒,一嘟噜一嘟噜地金黄,于是,每一个安谧的晚,我的老家,有母亲,轻声而欢快的吟唱,劳累了一天的父亲,擦干汗水点上烟卷后,有一份难得的闲适和满足。于是,家园若门前的小河,流啊流,总流在我四季的梦乡。

  当黄昏的最后余晖,被归巢的鸟儿,叼食成一种梦呓时,所有的脚步,开始逼近迤逦的风景。分明看到湖面潋滟的波光,洋溢着记忆的馨香,仿佛久违的渴望,在季节的轮回中,唱响一支生命的歌谣。不知道是否从这一刻起,你便从记忆中消失,那被岁月踩碎的星光,又一次在夜色降临时,拂去了黄昏钻心的疼痛。不知道每一次回首,会不会都有意味深的长暗示,在走进泥泞的瞬间,就有一种日渐成熟的呼唤,照亮故乡低吟浅唱的小径。

  我们这一代人,都是生在家乡,长在家乡,然后选择离开,开始了一生的漂泊。我们奋斗的时光改变了自己及家人的命运,家乡也同时在我们身上刻下一个烙印——游子。我们在自己的人生简历表也重重地把这个“摇篮血迹”写为故乡。从家乡到故乡的时光,是年少到年老的过程。从家乡到故乡的距离,是一生不断往返的旅途。从家乡到故乡的时空,是我们从生到死的穿越。从家乡到故乡的思念,是从开始要远远逃离到最后日夜盼归的变化。从家乡到故乡的,不仅是地理,更多的是时光。不是我们的躯体在迁徙,而是我们的灵魂在流浪。在这时光里,家乡铸就为故乡。家乡在远方,里程不是距离,时间才是距离。

  老家的果园,果园里的果实,挂结于时间的枝丫,都有初潮,都有动人的花期,却有肥瘦不同的根须,曲直不一的履历,于是,这片果园,便有了酸的、涩的、苦的、甜的,形状各异色泽纷呈的故事,星星不说,月亮不说,果园里生长的传说,一瓣一瓣,溅落,成美丽岁月的涟漪。

  老家的米酒,祖传的家乡米酒,一坛久封的醇香,熏心的滋味,一不经心,就让好酒的汉子,亮开爱的歌唱,芬芳的农作物,加入柔情的水,温馨的阳光,用心酿制,便有许多故事,蜿蜒趔趄,在乡情浓郁的路上,酿酒的人,总是以酣畅的睡态,表达劳作后的疲惫与快乐,梦境中,也不会忘记,吧答——吧答——品咂清香。

  在城市,我们寓居,是客人。回故乡,我们往返,是客人。在城市,我们如同故乡田野成熟的麦穗,弯腰。在城市,我们什么都不是。回到了故乡,我们如同在城市求人的谦卑,鞠躬。在故乡,我们是祖辈的子孙。一头住着城市,一头系着故乡,乡愁是我们游子最凄美的感受。在城市,白天车水马龙,夜晚璀璨夺目,总是在杯盏交映中不停地认识客户。在故乡,连绵不断的节日,不断重复七大姑八大姨的殷殷亲情。故乡的庄稼哺育了我们,让我们滋长梦想走出乡村。故乡的河流知道自己的走向,以日夜不息向前奔波的方式告诉我们,让我们知道自己的目标是星辰,是大海。

  阳春三月的故乡 以巨大的绿色磁力,吸引着远方游子的渴望,于是,拾掇好心情,随即向着故乡,开拔、开拔。驻足在龙海山脚下 仰望龙凤寺,只见簇簇野桃花怒放 簇拥着龙海三乡,曾经的辉煌,凡尘的思绪,在曲曲弯弯山路的热情指引下,向上、推高。昔日的碎石土路 早已被取代,古老的石板阶梯 抬升心的海拔,离儿时的家园,越来越近,疲惫抛在天外。路旁新植的青翠松柏,棵棵挺胸抬头,扶牵起我的心,让我继续努力向上,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走在龙海三乡,触摸石房的古墙,儿时的过往,浮生心间,上学时,匆忙奔跑的身影,在龙海三乡穿过生动一街风景,放学时,悠闲自在的踪影,在龙海三乡游弋,美妙一街时光。每当夜幕降临,在月明星稀的夜空下,藏猫猫的游戏,玩得那样疯狂,至夜深忘记回家,使得大人们担惊受怕,偶尔,还会获得父母一阵皮肉之苦的奖赏。这些,都无法阻止享受那个清贫童年,打弹珠、跳房、跳橡皮筋,快乐地陪伴了我,和岁月一同成长。如今,松岗天街把民族和时尚元素,融合在一起,锻造新天街,迎接,八面来风,心灵的故乡,松岗的天街,一如天上的街市,明天将灿烂辉煌。

  如果没有背井离乡生活在异地他乡,不会深深感觉故乡的温暖。你走遍了天涯海角,也许累了,在哪个地方成家立业,却没有地方可以安放你漂泊的心灵。我很多时间跟随着飞机在空中飞翔,在高铁上风驰电掣,有高楼林立的繁华都市,也有去了不想回来的度假胜景,可是最终我还是回到了我的故乡。回到故乡,村头那耸立的榕树依旧向大地蔓延着根须,如同我们故乡父老乡亲生生不息地存在并顽强地出人头地。田野一头脚步蹒跚的老牛哞声唤醒了你幼小生活的记忆。那条缓缓的小河流淌着自己最初的梦想——走出家乡。我们曾经千方百计逃离了故乡,现在我们却要回来,以朝圣的方式。无论是衣锦还乡,还是穷困潦倒,在这里,你是故乡的子孙。回来了,在庭院树下,一杯浓茶,一个月饼,缅怀幼时的岁月。今晚,忘却了我们远方居住城市的他乡,让这里的清风抚慰自己的伤痕,在故乡温暖的怀抱中无梦入睡……

  异乡的路,踏上去之后,如果感觉太累,可以毫不犹豫地再一次选择,异乡的路,如果有太多的坎坷荆棘,太多的惆怅无奈,可以回过头来,只有故乡的路,是无法选择的柔肠,注定一步踏入,便必须竭尽一生,以爱恋,谱写生命中,最值得回味的诗章,砂石和青草,在乡间是细微平淡的情节,是风来雨去的乡村组诗,平平仄仄的乡土韵味,在朴实无华的乡村路上,随牛铃叮咚,伴牧歌缠绵,走进走出的父老乡亲,于从容更替的绿肥红瘦里,任脚印的音符,细密板结,经历万紫千红,操办大悲大喜,以豁达宽厚的意念,铺垫,幸福日子的起点。

  老家屋顶,立于城市的阳台,眯上眼睛,便浮现,一浪接一浪的乡村屋顶,那拙朴连片的泥瓦,如憨厚笃实的父老乡亲,山重水复的乡村屋顶,凝聚着代代相传的乡村美德,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庇护子孙安然度过酷暑严冬,远离城市的乡村屋顶,永远根植于游子心底,挥不去,抹不掉,塑铸成无法更改的秉性,幻变着五彩斑斓的风景。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