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解放时,陈子和去了哪儿?
2019年02月02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王海军

  烟草在线专稿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在介绍曾担任过沈阳市政协副主席陈子和文字中,是这样叙述的:沈阳解放时,陈子和正在天津料理他在那里办的另一个企业——华阳烟草公司。1949年初,才返回沈阳,受敬业心的促使和对共产党的信赖,到沈阳不久他就给沈阳市人民政府写信,说明沈阳解放时因他不在沈阳,太阳烟草公司而被军管,如果政府有意发还,他愿意继续经营,为繁荣经济作贡献。

  作为太阳烟草公司总经理,陈子和为什么要在沈阳解放这样的紧要关头,不坐镇沈阳太阳烟草公司总部指挥生产销售,而是跑到天津料理华阳烟草公司事宜,原因何在呢?偶见华阳烟草公司经理杨健庵的一段回忆录,揭开了这个谜团。

  华阳烟草公司原是天津一家中等规模的卷烟企业,有职工四百人,日产能力五十大箱(五万支装)。它的前身是天津亚洲烟草公司,因业务亏损,无力经营,于1947年7月,以黄金四千两代价卖给沈阳太阳烟草公司,改名为天津华阳烟草公司,实际就是沈阳太阳烟草公司的天津分厂。

  陈子和本以为在天津开设分厂,是驾轻就熟的事情,谁料经营了一年半的时间,至1948年底,近两千两黄金的流动资金竟消耗殆尽,陷入奄奄一息的困境。陈子和是何其精明的商人,与其兄陈孟元白手起家,先后创办了“聚丰福”商号、聚丰福胶版印刷厂、南满制酒公司、太阳烟草公司,且经营的都很好,为何却在天津开设分厂上跌了跟头呢?

  经营不利总会有其症结,而华阳烟草公司的主要原因有其二:一是交通梗阻,各地烟叶无法运津,致使原料严重不足。二是美国纸烟从大洋彼岸跨海源源进入天津,凶猛地冲击天津卷烟工业,还有上海纸烟也乘飞机或轮船到天津抢占市场。在两路夹攻之下,一向质次价高的天津各卷烟厂节节败阵,生产无原料,产品无销路,既“饥饿”又“肚胀”,在一种说不出的痛苦之下,苟延残喘。到1948年下半年,天津15家私营卷烟厂,开工的仅5家,半开工的5家,停工的5家。华阳烟草公司是半停工的5家之一。

  既然华阳烟草公司都处于半停工状态了,作为总经理的陈子和当然要到天津去亲自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的主要方法就是降低生产成本。据杨健庵回忆:天津解放前三个月,华阳烟草公司已解雇职工一百多人,在职的也发不出工资,改由本厂积存的纸烟代替。

  好在天津临近解放时,美国纸烟绝迹,上海纸烟也无法运来,这就给天津各烟厂一个复活的机会。1949年1月15日天津解放,民族工商业获得新生,卷烟工业也欣欣向荣起来。各卷烟厂先后复工,产品由天津市百货公司包销,原料由国家贷款购进。华阳烟草公司在国家的扶植下,月月超产,年年盈余。

  华阳烟草公司问题解决了,陈子和才急三火四地赶回沈阳,这样便有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辽宁省委员会网站中介绍的一幕。一周后,陈子和得到沈阳市政府的回函,沈阳市政府有关领导经过认真研究,决定同意他的要求,把太阳烟草公司送还给他。读完信函,陈子和热泪盈眶,百感交集,深深感到共产党说话算数,真正保护与支持民族工商业发展。

  为了报答中国共产党的恩情,陈子和积极支援国家经济建设,注重维护国家全局。当他得知国营沈阳卷烟厂生产的“大生产”牌香烟,因使用的水果香料与烟叶品种不符,气味不好,严重滞销,影响国家利益时,十分着急,与该厂修改配方,他绞尽脑汁,献计献策。在陈子和无私帮助下,沈阳卷烟厂终于解决了这一难题。

  为支援国家发展教育,培养人才,陈子和还把太阳烟草公司的两处房子捐献给国家,办了一所中学和一所小学。美帝国主义发动侵朝战争后,陈子和义愤填膺,慷慨捐献一架战斗机,支援抗美援朝。出于对中国共产党的热爱和对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信赖,陈子和于1956年3月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陈子和热烈拥护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方针。为了发展经济,安置待业青年,1981年市工商联组建沈阳市爱国建设投资公司,陈子和拿出2万元作为公司基金。陈子和还通过在日本的亲友为沈阳互感器厂引进先进的生产线。晚年,他以极大的热情和全部精力积极参政议政,凭着多年积累的丰富知识和经验,多次就人民币与外汇汇率问题;大力发展汽车制造业问题;调动农民积极性,发展农业问题;住房改革问题等,向政府进言,所提的建议均为政府所采纳。

  由于陈子和在工商经济界知名度高,对社会贡献大,公私合营后,他先后担任过沈阳市食品工业公司副经理,市工商联第四、六、七、八届副主任委员,第九、十届主任委员,第十一届名誉主任委员,辽宁省工商联副主任委员,全国工商联第四、五届执行委员,第六届咨议,沈阳市人民代表,市政协第四、五、六、七届常委,省政协常委,在市政协七届二次会议上,被选为市政协副主席。

  陈子和,青壮年时代为民族振兴做出过重大贡献,晚年他又不顾年高,积极为四化建设和祖国统一忘我地工作,直到1993年1月18日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