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南盘江边的上海子
2019年02月21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我的家在云岭高原第一大坝子——陆良县。南盘江,简称盘江,古名交河;属珠江(西江)水系,发源于马雄山;经沾益、曲靖至响水坝入陆良县,自东北向西南,在县境坝区蜿蜒40余公里后,又进入西桥以下峡谷地段奔腾20余公里出境,流入宜良县。南盘江及坝区的沼泽洼地,均是古盆湖的遗迹,清代以前部分江道与湖泽相连为一片水域,面积约10万余亩,是繁多的候鸟水禽,鱼类栖息繁、殖的场所。

  南盘江流过坝子的江北,虽是平坝,但不是广袤平坦、一望无际的江南平坝,而是在江北的狭长地带,北边紧靠的就是上海子。

  小时候不喜欢上海子,上海子的土地贫瘠,无法浇水,只能靠天吃饭,交通也不方便。上海子的人大都比较贫穷,比较老实。我还是喜欢平坝,土地肥沃,好像随手撒一把种子,都能长成一片稻田。

  所以,我从来都瞧不上“上海子”,甚至瞧不起上海子的人,觉得他们和上海子一样土。直到有一天,家乡一望无际的稻田被鳞次栉比的高楼代替,大片的绿色消失了,只有灰色的钢筋水泥。这时我才发现,上海子还在,和10年前、20年前一样,安静地、与世无争地横亘在那儿,不离不弃,不悲不喜。

  其实上海子一直都在,只是我们走得太远了。人总是在繁华和热闹中渐渐迷失了自我,最终城市的喧嚣占据了内心的宁静,外表的浮夸掩盖了原本的质朴。

  当我醒悟过来,发现内心深处是喜欢上海子的,就像喜欢原来的自己时,我终于学会静下心来,用心阅读上海子的四季,感受上海子的心跳。

  初冬的上海子原本是我最不喜欢的,只有灰、红两种颜色,单调而乏味,但是一场雪过后就不同了。大雪覆盖了平整的台面,垂直的坡上落不住雪,红土裸露在外,几十层梯田就一棱白一棱红,有规律地交替着,像是灰红相间的横条纹幕布挂在天边。太阳出来了,每一棱都闪着耀眼的光芒,像是给原本灰扑扑的塬戴上了无数条银项链,在蓝天的映衬下光彩夺目。

  春天来了,上海子也苏醒了,伸一个长长的懒腰,打一个大大的哈欠,上海子也变得青春有活力了。去年秋天种的小麦、油菜开始疯狂地生长了,就连冬天枯黄的野草也被春风吹又生了,平台上大片的绿向远处伸展,于是上海子又变成一棱绿一棱黄了。

  沿着蜿蜒的小路信步走上去,采朵野花别在耳边,唱着笑着,一两个小时就能到上海子顶了。回头往下看,可以看到雾气笼罩下的整个城市。而上海子的顶上居然像平坝一样平坦,一直延伸到更远的牛头山脚下。上海子的生机盎然和宽阔的视野让人神清气爽,好像心胸也更宽广了。

  夏天的上海子最热闹,多姿多彩。5月油菜花开了,细小的花瓣簇拥着、熙攘着,挤在一起,挤成一朵一朵的小花。花朵热热闹闹、争先恐后地开满所有枝丫,到处都金灿灿的。站在上海子下面望上去,整个上海子就是一片金黄色的花海,一阵风吹来,花朵整齐地来回摇摆,像起伏的波浪,洋溢着生命的热情和初夏的激情,激情中弥漫着浓郁的芳香,沁人心脾。油菜花开得繁盛、张扬,在湛蓝的天空下,浓艳的黄色像是给上海子披上了一件金黄色的外衣,其间透露出点点翠绿,那是精力旺盛、生机勃勃的宣言。6 月也是一片金黄,但已是麦浪的天下了。这时气温一路攀升,空气开始燥热,“边黄边割”(家乡对芒种前后出现的一种鸟的称呼)在麦田上空来回鸣叫:“边黄边割,边黄边割。”催人尽快收割小麦。在这紧张而喜悦的鸣叫声中,小麦割完了,麦茬露出来了,玉米种上了、发芽了、长高了,上海子又变成了绿色。

  在雨水的滋润下,玉米一节一节噌噌地往上蹿。终于长得比人还高了,便开始掰玉米棒了。这时已经是10月初了。玉米棒沉甸甸的,粒粒饱满而整齐地排列着,一直排到农民的心坎儿里,充实而甜蜜。这时候的上海子就像个事业有成、儿女成群的中年人,望着自己的果实,不知有多自豪。当最后一根玉米秆被砍倒后,秋天就要结束了,整个上海子就彻底恢复了平静。一棱一棱的,还是原来的沟壑,还是原本的灰黄,像一个慈祥而敦厚的老人,在经历了困苦的磨难和收获的喜悦之后,积淀的只有厚重与沧桑。

  这就是上海子,它没有山的挺拔、俊秀,也没有山的郁郁葱葱,它是矮的、平的,即便有植被覆盖也总是有裸露的红土显示它的贫瘠。上海子更多时候像一个朴实、憨厚的农家汉子,即使没有宽厚的肩膀,也能撑起一片天,伟岸,却不咄咄逼人。

  如果站在山脚下,尤其是特别高的山下,人会感觉山有压倒一切的气势,会让人眩晕,让人敬畏,而站到上海子下面,就完全没有这种压迫感,上海子只是安安静静、平铺直叙地在你眼前铺展开来,让你感觉踏实、可靠。

  记得小时候,家人都在地里忙着割麦子,一直忙到天黑,我和小伙伴们躺在麦草垛上就睡着了,看着横亘在远处的上海子,心里一点儿也不害怕,想着如果天为被,地为床,那么平平的上海子就是我的大枕头。

  作为一个生活在南盘江南岸高原水乡三岔河地区,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江北上海子的人,我是幸运的。因为生活在不同的地域会有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收获。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