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溪湿地
2019年02月22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周末,很想找一个发呆的地方,有时会不约而同的想起一个地方――紫溪湿地。

  紫溪,位于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三岔河镇,这里稻浪翻滚,荷香十里,素有“滇东粮仓、高原水乡”的美誉。它离我很近,我也经常与它擦肩而过,还看过关于它的文章,听说过关于它的故事,然而,我却从未走进它,目睹过它的芳容。

  今天,在朋友的带领下,我来到了紫溪湿地。时值初冬,但周边的蚕豆花正开得热烈,似乎在热情欢迎我们的到来。柳眉儿还没落尽,杂草还未枯萎,没有风,阳光融融,紫溪湿地好像还没入冬。

  绵延数公里的生态观光湿地,四面环水的独特位置,构成了一幅碧荷映天,渔舟捕鱼、苇塘风清、鸟儿飞翔,生态自然,成为一副美丽的山水画。

  荷,这个绿色的小精灵,以其含蓄染绿了夏天,年年多少人为了赏荷品荷,蜂涌而至陆良县三岔河镇的紫溪湿地,那里的荷花开得炫目,美的惊艳,倾倒了多少为“荷”而来的摄影大家,一幅幅清水出芙蓉的荷花作品,源自紫溪湿地。“荷”,这个清香的摄影主题,已被多少人拍乱、摄绝,几乎没有多少余地,我也曾去过多次,也用相机拍了一些荷花,但那是在夹缝中生存。今早,我的好友老太清晨又约我去紫溪拍荷,景是好的,荷是美的,可是我大都拍摄过了,还能摄什么呢?只好摄别人很少涉足的“芦苇”,拍了一点,还有点“水墨画”的味道。

  芦苇是生长在水边的一种植物,苇杆细细的高高的开白色的像棉絮一样的花,成片地生长在水中,许多生活在水里的小动物都把家安在芦苇丛里。两岸都是芦苇,它们护送着流水,由西向东,一路流去。流水的哗哗声与芦苇的沙沙声,仿佛是情意绵绵的絮语。流水在芦苇间流动着,一副耳鬓厮磨的样子……

  春节期间的陆良紫溪湿地,多少人痴恋你盛放时的艳影,此刻我却爱残荷纤华尽洗后的本真,在盛开与衰败之间,在繁荣与落寞之中,我看见了生命在不同时间,不同形态展现出的一种别样的风韵。阳光下的残荷,并不凄婉,枯萎的叶片在阳光里坚守着重生与希望。似乎整个荷塘都在叹惜光华的瞬即,生与死的对照,记忆与泯灭的思念,一切都显得如此珍贵。

  向往,是心的期盼。今天的我,却不敢奢望。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白鹭回归的季节,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份幸运。与友同行,目的不在湿地,不在鹭,只愿同行在路上,只愿心在交流。

  我们不约而同地绕过南岸,走过西岸,看向北岸。北岸是季节淹没了郁郁葱葱,扬着灰黄的杂草丛和芦苇丛,在安静地沐浴着温暖的冬阳,与风平浪静的湖面自成一景。脚步轻轻,无言无语。

  草丛动了一下,一群水鸟变戏法一样钻了出来,瓦灰的、麻黑的、洁白的,大的、小的,线型的都一起飞向天空。没有排成“一”字,没有排成“人”字,没有头领,没有哨兵,自由飞翔,无拘无束。

  我似乎明白了,北岸留下了野草和芦苇,人走到这就需止步而不能环湖,这正是主人爱鸟的原因吧。留着家园,才无远行。

  转过身,一对大鸟停在岸边,像极了谈恋爱的情侣。许是被我们惊到,许是他们闹情绪,两只大鸟飞了起来,一只往东,一只往西。往东的一只不住地回过头,往西的一只落在树桩上,依然骄傲得像公主。

  不远处,一只纯白色的水鸟,用尖尖的喙梳理着羽毛,这是爱美的鸟儿,是怀春的鸟儿。“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理解一下吧,“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呢?

  回到南岸,本地唤做秧鸡和麻鸭的鸟儿迅速飞进芦苇丛,通知同伴藏好。在一阵窸窸窣窣声后,芦苇丛立即安静。我知道里面藏了许多鸟,便调皮的拍手,果然惊出一群鸟。鸟儿四处地飞散,是我们惊扰了它们的宁静。

  紫溪湿地是自由的,湖自由、鸟儿自由、人也自由;紫溪湿是和谐的,湖鸟和谐、人湖和谐、人鸟也和谐!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