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个是老板?
2019年02月27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春宏

  烟草在线专稿  每天上班下班都会经过一家叫“百果园”的小水果店。偶尔会进去买些水果,慢慢就和这家店的老板娘熟悉起来了。老板娘的名言就是,老板不好当啊,再不敢让了,再让就亏本了。我相信她了。没听人说,生意难做,老板就是给房东打工呢。

  老板娘和蔼,脸盘大,感觉像是安徽山东哪一带的人。每次进店去,他都会“大哥”“大哥”叫不停,好像不买东西了就觉得理亏了。真的对不住这个妹子了。我买东西是不大喜欢去热闹地方的。只要是个小店,刚好里面有我需要的东西,而且人又不多,我就会毫不犹豫进去买了。对于每天会经过的这家小水果店,起初我是没怎么留意的。因为要上三五级台阶,而我又要骑车子,不方便。进去了一次,就感觉商品还不错,价格还好,况且人家这么跟着撵着“大哥”“大哥”的叫着,好像自己也会自豪,也觉得需要的话应该买的话就这家还好。每天我上班的时候,店门就开着了。每天我下班了,或者我晚上出去锻炼回来都九点多了,这家小店还亮着灯。不知道开店的人什么感觉,我自己都感觉时间太长了。熬人呢。但这就是生活吧,就像我每天上班下班奔波一样,人家也需要生活啊。不这样,又该做什么赚钱呢?想想,当个老板真的不容易。

  很长一段时间,我发现这家店就似乎老板娘一个人在上班。偶尔会见她吃饭,端着个饭盆一样的东西,迅速着急的吃着。这应该是家里人送的饭吧。每天这样起早贪黑的忙乎着,每次去她店里,好像没见过她有什么厌烦,总是笑眯眯的,介绍着,这个好,哪个好,我有时候也会对她说,我转转,你忙你的吧。总是这样跟着介绍着,我还不太适应。看准了就买些,不想买的东西就是说的再多,也不会去买。生活中的习惯养成了,就难于改变。在这家店里这个道理也是通行的。有一段时间,发现老板娘不见了,换了个老人,从脸型和话音判断,应该是她父亲。每次东西选好了,称重的时候,老人会每个商品对一遍,再去看价单上的具体价格,小心翼翼的,还会嘴里说,不敢差了。咱不亏人。但要是遇上个几块钱的小数字,老人还是绝不会少收一块钱。或许,是要交账吧。我只能这样想。

  大概过了两三个月吧,我路过小店的时候,发现老板娘回来了。怀里抱着个小娃娃,呵呵,原来她是去生孩子了。我没有进去,远远看着感觉这也太拼了吧。身高体胖的这人,似乎没有见过她挺着肚子的时候呢。就这么生了,就这么坐店里开工了。过了几天,刚好家里要去走亲戚,就顺便进去买些水果想着带上吧。她还是圆圆满满的样子,坐在门口角落的老板座位上,怀里抱着小娃娃。我点了点头,说了声,生了啊。她好像没有什么反应,我就自顾自绕着水果摊转开了。选好了,称重算价格,刚好52元钱。我没有零钱了,就顺手给了她一张一百元的钞票。好像是他父亲在收钱,说,收一百,找48元。她似乎听见了,就赶忙说,熟人了,收50就行,给大哥找50吧。我说,不用,不用。该收多少就收多少。老人家还是按照女儿的吩咐,给了我一张50元的钞票。我顿了顿,收起来。提起水果就准备出门。老板娘站起来,说,这大哥经常照顾我生意呢。谢谢大哥了。常来啊。

  我没话找话了,只好回了句,你这店人好呢。

  心中总会有一个疑问。这家店的老板呢?好像就几乎没有见过呢。犯罪了?进货去了?我没敢再去多想了。看着眼前这家店,看着这家人,按说这年龄这孩子应该算老二吧。我只是猜疑,却没有现成的答案。每天还是这个老板娘抱着孩子,在算账,在收钱,在看店,偶尔会看见她父亲帮着抱抱孩子,坐在角落里打瞌睡。有一次,看见一个健壮的人,在搬运水果箱,以为是他老公。我进店去选了几样水果,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她就付钱了,让那人走了。我想,这个人不是她老公吧。照常理,这么大的店,两间门脸儿,一个女人家在经营,还真的是费劲呢。仅仅只靠女人的和蔼,会看人叫人打招呼,这也不能支撑啊。想着想着就想多了。瞎操心呢。下意识里,还是会时不时去她的店里买东西。每个人的生活大概都是如此吧。外人看着或者美好,或者不好,谁个又知道人家真正的精神力量所在呢?总是瞎猜,这怎么会猜得透呢。

  我们的生活一如平常。没有什么惊奇和波澜。路过的这家店,似乎也很平静。我想,这家店应该是盈利的。否则,难以为继的事情谁还会坚持下去呢。尤其是这样的家庭,我不敢去往坏处想多了。我只能像我自己一样心怀这些美好,凡事总往好处想,从来不去想那些已经露出头来的坏处吧。如果说,我和这些人只是素昧平生,是实话。但我熟悉的,我总需要祝愿祝福他们。不希望他们的日子被打碎了,小店关门了,而我,损失的似乎只是一位不相干的熟悉的脸孔而已?日出开门,日落星星挂在天上,店门依然是开着的。感觉这个老板娘,也不算个真的老板,充其量只能算个中等偏上打工的吧。穿,没有个穿样。吃,也没有个吃相。就是感觉嘴甜,看着顾客来了介绍的好,是不是童叟无欺,我没有发现,是不是礼让不亏人,我也没有发现。说她是好人,算。一般人,也是的。可我还是希望他们的店好好的,开着,盈利了,挣钱了,而我,只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我不记得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只记得我这张脸,见了会叫“大哥”。我不容易,她和她家里也不容易啊。你说她是老板,老板娘,我还真的不大信。可她,就是坐在那里,就是个老板娘。

  在这个地方久了,总会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熟悉的脸孔。他们不会记住我,可我,总会记着他们的脸孔和脸孔化的一招一式。我家小区门口环卫站的老太太,每次有人去扔垃圾,她总会看着,如果是门店里的人,她会嚷嚷不让扔。原来是垃圾车直接收的。她负责的这里只接收居民户的垃圾。街上不管冬夏,总会看到的卖鼠药的号称“红半县”的老头。骑着电动车,挂着一面“红半县”的大旗,俨然已经是这里的一个人物了。还有个河南或者安徽卖松紧的人,总还是会“一尺一尺再一尺”,“买一尺送一尺再搭一尺”,喊叫着,成为这里的一道道的风景线了。还有个老头,在一个路口,穿着一身传统的绿军装,总是咿咿呀呀的唱着那几首革命歌曲。音响不好,可这歌声里总是满满的雄壮、铿锵了。正如这个小店老板娘一样了,大家都在为了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拼着、忙着、向前着,有多大劲使多大劲的折腾着,只为了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呢。

  有段时间修路,我的上下班的路线被更改了。等路修好了,我再去这家店的时候,老板娘还是“大哥”的叫着,还问我咋好久没来过了?我说了修路呢。瞬间,感觉除了基金公司、卖房子的事项以外的地方,这个世界上似乎多了一个惦念我的人。不管她是不是只想着挣我口袋里的钱,还只是这个原始的愿望,我都挺自豪的。自己想想,其实,我的许多的消费都是有小定点的、定制的小店了。譬如,买菜总是在医院对面的哪一家青菜店,理发总是在西环路上的迈克造型,吃水果总是会去百果园去买,给赛车充气也是在捷安特的八路店,就连在晚上去锻炼路上的卫生间,也是有基本固定的几家大店了。呵呵,这样想来,还真是的了。这时候,我也感觉自己是自己的老板了。尽管没有什么冠冕或者理由,我和他们中的大多人都一样,也是在生活的路上走着,走着,走向前。

  偶尔的,我会给同事推荐下几个熟悉的商家。同事用了或者去了,都会说还挺好的。而下一次我去这些店里的时候,如果说起来,我还是挺有自豪感的。人家知心待我,我也算是回报吧。茫茫人海里,我们的相遇是偶然的。如果说这就是缘分的话,就算吧。看着他们,知道人生,想想他们,学会生活。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半斤八两的不相上下。谁就是比谁好,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没事了,想想这些幸福的我一厢情愿认为的瞬间,觉得他们的面孔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不管他们是不是老板,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老板,至少,我们认识,熟悉,不再是路上孤独的哪一个灵魂,就好。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