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的夜晚
2019年02月28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春分,平分了春季,是春天九十天的中分点,属于季节更替中二十四节气之一,太阳位于黄经0度,春分这一天太阳直射赤道,古来俗有“风雨送暖季中春,桃柳着妆日焕新,赤道金阳直射面,白天黑夜两均分”的美诗佳句。春分日全球昼夜等长,白天和黑夜平分各为12小时,春分过后北半球各地昼渐长夜渐短。

  春分之夜,甜得象一缸蜜液。

  月光正好,银盘似的月亮挂在中天。天空淡蓝淡蓝的,没有一丝云彩,仿佛就为了圆月的亮相而设置的美好天幕。月光清亮似水,轻轻流泻在山川田野上,为近旁的花草树木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

  月亮给大地抹上一片银光。星星居高临下,窥视着春夜的秘密,原野正在悄悄地更换着绿装,大地上洒满了雾的沁凉。夜的芳香,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只温柔的网,把所有的景色都罩在里面。

  我和朋友漫步在乡村宽敞的水泥路上。那路是为了村里发展,新近铺就的。在月光里,似一条白练,舞动在田野间;又似一条银蛇,爬行在庄稼里,蜿蜒到远方。

  耳畔是大自然优美的交响。有蛙的叫声,雄壮如牛哞。朋友说,那叫牛蛙,是村里农民养殖卖钱的。牛蛙初来村里落户时,那从未耳闻的豪迈叫声还吓坏了村人,纷纷说有鬼怪出没。后来知道是牛蛙,都忙着前去欣赏。而今,乡村春分之夜的交响曲里,没了那浑厚如铜锣的牛蛙叫声,还反倒少了和谐及优美。有昆虫的欢唱,依旧那么婉转柔美,如中音歌唱家优雅的嗓音。那些声音遍布在田间地角,树林草丛,甚至院子里瓦砾成堆的墙角边。昆虫们是最不讲究的歌唱家,随便一方舞台,它们便能快活演绎,精彩献唱。

  前行一阵,一栋白墙青瓦的小洋楼赫然矗立,在月光里,闪亮如童话里的城堡。放眼整座村庄,月光下的田野里,有许多这样美似琼楼玉宇的房屋,座座栋栋,或成排站立,或独居一隅,都无言讲述着乡村的富裕,农民们的幸福。

  小洋楼里传来黄梅戏的曲调,婉转悠扬: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朋友说,屋里住着两位留守老人。儿子儿媳皆在外打工多年,赚钱了,回村修了这栋房屋,叮嘱两位老人少种庄稼,多享受生活。这不,两位老人都是黄梅戏的戏迷,闲来跟着录音机学唱,在乡里的文艺晚会上还几次获奖呢。朋友说,不光他们爱唱黄梅戏,还有一些老人喜欢花灯、川剧、京剧和地方灯戏,热闹着呢。

  果然,一路行去,耳畔皆是优美的声音。有电视里热闹的歌声,依稀是宋祖英的《好日子》,旋律悠扬。那音符随着夜风翻飞,飘散在田野村庄。有录音机里播放的川剧,锣鼓铿锵成韵,唱腔高亢激昂。有老人在院子里哼唱京剧,曲调雄浑,气韵悠长,似有名家大牌的风范。走到村头,一群或老或少的女人,正在坝子里自得其乐,跳得欢畅,全然不顾周围看热闹的老人、孩子们艳羡的目光。那音乐节奏明快,曲调婉转。女人们甩着屁股,扭着腰肢,脸上挂满笑容,嘴里哼着调子,一派沉醉,一派怡然。

  举目眺望,远山浓黑,山脊逶迤,似铁的兽甲。在月光里,山的轮廓清晰可辨,如一幅黑白分明的剪影。四围的山影将小村团成一圈。小村被呵护着,愈发地温馨可爱。

  春风,带着大地的花香,微微的吹着,青草儿含着晶莹的玉液仔细的品尝,柳条儿摇动着,力图垂的更长更长,桃花儿抹着自己的嫩脸,迎春花儿张开了黄色的小嘴。泥土的氤氲拌着小草和嫩叶的芳香,醉煞人。

  千奇百怪的昆虫,急不可耐地撕开了束缚它一冬的襁褓,爬出来贪婪地咀嚼着春夜的芬芳。芦花草浮出了水面,狗尾巴草也伸出了小手。一夜间“南山花放北山红,杨柳吹做千条线”。

  噢!春分之夜,不安分的夜。静谧中孕育着春天的色彩。

  春分之夜,到处飘逸着微熏的香气,是花的香气,还是草的馨香?一些气息在空气里微微地酝酿。

  在动荡的暗淡的河流前面站着,美丽的河流,在暗夜里闪着光,像鱼鳞一样的闪亮。

  河流带来一些远方的潮湿的水的气息,水藻的气味,鱼的腥味。河流是幸运的,它从很远的地方走来,它把人类的想象拉长了。在水的流动里,好象蕴藏着人生的哲学。但是,这是怎么也说不清的。就站在那里,看它在黑暗里,慢慢地缓缓地,一直流向远方。

  田野里,油菜花开得遍野都是,金黄烂漫,像一幅美丽的锦缎铺在大地上。我们在自己生命的春天里,在这个黄昏里,出来散步。田野的花草打动了我们。我们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和爱情的甜蜜。

  春分之夜,我会站在楼上,看着楼下的小院子,院子里洒满了洁白的月光,像银子一样的月光,像水一样的月光呀。我关了灯,在窗前站了很久,这月光,把我生命里的黑暗都照彻了。我想拥抱住这如水的月光。我想一个人站在院子里,让如洗如染的月光,把我内心里所有的黑暗都驱逐出去。我的生命在一瞬有了醍醐灌顶的彻悟。

  春分之夜,轻柔的风把一切的美丽都吹到我们的生命里来了。

  春天啊春天,在这样的夜晚,我只能在你的面前,沉沦。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