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敬水
2019年02月03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每年正月初一的凌晨,群山还隐伏在黑夜中,乡亲们就打着手电筒赶往水井,那星星点点的光亮东西起伏,在寒冷的夜风中如梦想绽放般温暖。她们在井前燃一封鞭炮,点一柱心香,担两桶井水回家。这种仪式,谓之“请水”,祈求一年风调雨顺。没有人知道这种仪式源自何时,大山的子民却把她代代传承下去。不得不说,这种仪式更接近自然的状态,这种仪式里有群山的体温,有乡土的体温,有生命的体温。山乡的祖辈们,在大山里沐浴着井水耕耘,而他们面对井水,一生抱着礼敬和虔诚。

  35年前我工作的单位在师宗县五龙乡脚家箐,一个遥远的小山村,村头有一口水井,水井古老而沉静,他记载着山村的岁月年轮,映衬着山村的人文风景。

  村前铺有一条错落有致的石径,曲曲折折通向村的山脚,通向那口昼夜汩汩不息的水井边。每当启明星慢慢升起,村中就会传出此起彼伏的鸡鸣、犬叫声,使得沉睡了一夜的山村渐渐苏醒,山村的人们开始了绚丽多彩新的一天生活。全村老少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挑上水桶,有的打着手电筒,有的举着火把纷纷涌向水井边。此时,远远望去忽明忽暗的电光、火光,把山村变成了无数个“之”字形图案,黑夜中的山村显得更加美丽迷人。挑水路上,大小水桶演奏出一曲曲欢快的乐章,人们相互问候着,说笑着,那种喜悦的心情似乎不仅仅去为挑水而挑水,而是去挑回家人一天的幸福,一天的欢乐。晨光普照下的石径,一溜水渍清新闪亮。

  滇东南部的群山中,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一眼水井。井是村庄的眼睛,她的瞳孔闪耀着村庄的灵魂。井大多是简陋的土井,像山村的祖辈一样朴素甚至有些寒酸。井很浅,井上盖一块薄石板,用于阻挡灰尘。井水是地下水,从大山的腹地淌出,涓涓细流终年不绝。井水清凉、澄澈、甘甜,赶路的人喝上一口,便驱散了风尘的气息,干活归来的人喝上一口,浑身就有了力量。

  山村的井水是大自然恩赐给的,水从山腹中无尽地倾泄而出,四季轮回,不管是狂风暴雨时节,还是炎热干旱天气,井水总是清澈见底,汪汪的、盈盈的。水质比地底下二十七层还二十七层的纯净水、矿泉水还要格外清醇甘美得多。

  人们常说,有水的地方就人杰地灵。山村的人们依恋井水,犹如叶依恋着根,无论是久别回故里,还是终日在农田地上耕耘,回到家后,都会急匆匆掀开水缸盖,用大瓢盛满水猛喝一阵子,喝足后都会倾情地大说一声:“真过隐!”。山村的人们因为有了井水的滋润,使得全村邻里和睦、民风淳厚。

  现在,脚家箐的人们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水井已被人们渐渐陌生而疏离。井中溢出的涓涓细流总是不停地欢唱着流向远方,悦耳动听的流水声,好像在向人们娓娓倾诉她灿烂的昨天,又好像在为山村的人们,今天富足有余的生活而低吟回唱着。

  山村的水井虽然日渐远去,但人们仍会时时忆起他许多不老的故事。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