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蚕豆田
2019年02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冬天,是万木凋零的季节,而我,却看到了冬天别有一番生机。

  当树叶随着风在空中打着旋飘落时,残酷的白霜会悄然地把寒冷挂在蚕豆碧绿的叶子上,这时候,大地一片苍茫,白茫茫的田野里寒鸦迈着碎步在蚕豆田里觅食,麻雀轰然散开,在空中画着美丽的弧。

  早晨,推开门一看,呀!远远望去,洁白的霜给田野笼上了一层层美丽的面纱。田垄边,雾气笼罩,给乡村的田野增添了一份朦胧的诗意。 

  沿着小径,漫步在田埂边,一畦畦翠绿的蚕豆苗在寒风中卖弄着轻盈的舞姿,它们以集团军的形式,给冬天的大地泼墨上优美的水墨画背景,满目都是苍翠,令人心旷神怡;一排排桑树叶子全掉光了,剩下干枯的枝条迎接寒风的侵袭,仔细瞧瞧,枝干上布满了蒲公英的种子,像穿上了一层薄薄的羽纱,向远处看,桑树成林,它们整齐地排列着,像军人一样,提着刀,携着枪,威风凛凛,迎接严冬的挑战;田垄边,蚕豆的叶子形状呈扇子形,又像无数大地的耳朵愉快地倾听生命拔节的声音,谁说冬天草木凋零,这青翠欲滴的蚕豆不正是春天的使者吗?看着这眼前的蚕豆,我仿佛闻到了成熟蚕豆的清香。

  蚕豆给与人们的是那么的多,而它对于种植和培育的要求却是非常的简单。

  每年的十月中下旬,秋风乍起,陆良坝子农村金浪万里,晚稻即将开镰收割,这就到了点播蚕豆的时候了。我们这儿不但占用整块的土地去种植蚕豆,还要将它点播在河塘旁、田埂边、坟墩头或倒屋地基上,总之只要有泥土的地方不论肥沃还是贫瘠都可以见缝插针地为它觅得一席生长之地。乘工余饭后大人在前面用锄头将地面表层翻起一点,小孩子从口袋里摸出一二粒蚕豆丢入穴中,再把表土轻轻压实就可以了;有时候一个人自己翻土、自己放豆,像公鸡啄米那样伸腰弯腰之间就可完成作业。  

  点下豆种之后,就不用再去培育管理了,几阵秋雨,豆苗破土而出,熬过一个冬天的雨雪冰霜,到了来年,春风轻拂、细雨绵绵,它就会蓬蓬勃勃地生发开来,这时候如果想让它健壮一点,可以在植株旁边施一点草木灰或鸡鸭肥。豆苗有很强的分蘖功能,如果有人或牛羊在它上面踏上几脚,它反而能从蘖节处长出新的枝条,从而结出更多的豆荚。  

  蚕豆花其貌不扬,甚至令有的人厌恶,有段滇剧唱道:“油菜开花铺黄金,萝卜花开白如银,豌豆开花九莲灯,蚕豆花开黑良心。”其实蚕豆花就像一只只迎风飞舞的蝴蝶,粉红的、粉白的花沿包围着黑黑的内心,是那么的朴实、平和……  

  蚕豆不但是人们餐桌上的美食,而且又是天然的化肥厂:埋在地底下的根部像珍珠似的根瘤菌富含氮素,绿色的枝叶腐烂以后也是最好的绿肥,它既为下一茬的作物提供了丰富的营养,又改良了土壤。  

  每逢年末时节,游走在滇东乡间的油菜花的田埂路上,常常会看到路边站立着一排排碧绿的蚕豆苗,它们长得生机勃勃,茎杆节叶上爬满了一朵朵攀升的蚕豆花。那紫、白、黑、淡红交融的蚕豆花悄悄开放在绿叶底下。它们看似不起眼,虽然没有油菜花那样金黄得夺人眼球,但绿中隐隐的黑、白、紫、淡淡的红色,婉若一双双眼睛脉脉地注视天空,一种亲切感便油然而生,它们也很美丽。  

  蚕豆花是一种寂寞的花。她没有桃花的灿然,不若油菜花那般惊艳。她不像桃花那样招摇过市地开在树的枝头,也不像油菜花那样雍容华贵的一身金黄。蚕豆花,就默默地开在蚕豆茎上,而且是从蚕豆茎的脚下开始开花,很低调的。蚕豆花其实是一种很寂寞的花。它们不与春天的百花竞争,悄悄地来,悄悄地开,悄悄地去。当布谷鸟开始丈量天空的油菜花,当彩霞把金黄色铺展到天边的时候,蚕豆花娇羞羞地睁开了小眼睛凝望着这个世界,在热闹的人生中做着自己的事情。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