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坝子流动春景
2019年03月22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陆良县三面环山,俱是乌蒙山南支余脉。东面龙海山延绵起伏,北面竹子山横亘,西面牛头山环绕,西南冈峦起伏,中部是典型的的冲击平原,陆良坝子以771.99平方公里的面积,居云南大小坝子之首,比新加坡国土面积还大一百多平方公里,号称云南第一大坝子,是云贵高原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坝子周围山峰,峰峰相连,峰峰为屏,绵延百里,被龙海山、竹子山、牛头山和西南冈峦所围的陆良坝子,它的关键词是:空旷。

  冬春,西风气流,长驱直入。夏秋,印度洋和孟加拉湾季风,穿山越谷,灌进陆良坝子,风,风,风……

  春天的风,恬淡、温柔、和谐。

  春风拂拂,春草茸茸,去踏青吧。

  踏青。单这俩字,就溢出了春天的意境:柔软的触感,微凉的温度,有色,有味,有迈开脚步、打开自己的畅意。

  骑车,人需绷成一张硬弓,射落一切迟疑和怯懦,行路,步履要坚实,步步为营,逼进目标,假如顽皮的下关风与你开玩笑,风吹帽落,猜猜看,是落人前?还是落人后?

  田野给融雪渍过,酥得像蛋糕;风携着绿染料,可劲儿涂,涂遍了角角落落。你摸一摸头,头发被她抹成了青丝没?

  流动春景在陆良坝子的水墨画上,挥毫泼墨,酣畅淋漓,一切草木,皆长发飘飘,仙风道骨;一切山水,都有了灵性和神性,让人爱死了陆良坝子流动春景,许多滇东籍国画大师的创意,在滇东诗人看来,陆良坝子流动春景很像高原汉子,直来直去,性格刚烈,雷厉风行,说干就干;滇东诗人们决心做人做事,好好学习陆良坝子流动春景,清爽宜人不带沙尘的坝子春风。

  扯一扯风的袖,挽留她,抱抱这忙碌的姑娘吧。

  远处是山,山的背后,还是山,是连绵不绝的山的剪影,它们透出晴朗的蓝,好像也变成了一片儿天。

  天空瓦蓝,鸟儿在风里飞。飞过来,飞过去,东一声,西一声。在鸟声里面,往田野中去。踩踩绿茸茸的草,爬爬苏醒的山,听听鸟鸣,晒晒阳光。把鞋子染绿了,把心熏香了,把整个人都晒透亮儿了。“踏花归来马蹄香。”呵呵,这次香的,是你的“蹄”。

  又被环保官员,戏称为“环保风”,人间罕见,世界少有;如今,前瞻性很强的坝子人,赋予了坝子风全新的涵义,他们把童年手中的风车,玩到了东面延绵起伏的龙海山上,威武列阵几十公里的大风车,不负众望,大幅度旋转,全年发电量达两千多千瓦小时,每年可节约六万吨标准煤,在全球气候变暖极地冰山融化,一些岛屿国家和滨海城市,很有可能被淹没的现实面前,得益于坝子风而建的大风车,将成为低碳时代能源革命的西南示范点,成为践行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典范,成为魅力滇东的旅游新坐标,吸引来五大洲众多的眼球。

  如果愿意,你也可以脱了鞋子,裸足踩绿,感受脚底下地气的上升、绿意的鼓噪。草嫌你踩疼了它,有一棵,拱着嘴唇吱了一声。好脾气的风,赶忙跑过来,轻轻安抚。

  你抬头,风跟太阳一样柔,太阳,跟草一样鲜。这柔,这鲜,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心里微微一动。这样的太阳底下,这样宜人的风,有什么事情来不及做呢?

  只消行动,就够了啊。

  天空又有鸟儿飞过,大鸟儿。黑白相间的翅膀,像简单的动画,一拍一拍就远了。要听鸟?靠近一片林子吧。林子也许还比较光秃,这个不要紧。鸟儿早入住啦。它们像年前返乡的人,喜滋滋地交流北归的见闻呢。

  春风吹皱一池春水,也吹散人们满腹的心事。曙光初露,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人们都昂首阔步地行进在奋斗的征程中。那动人的一幕幕场景正在展现∶工人们开动着机器,为大厦添砖加瓦;农人们栽下禾苗,在绿色的田畴播下殷切的希望;老师们耕耘在校园,为祖国的花朵撒下知识的甘霖。

  春风传捷报,尽展中华情。如今,云南第一大坝子这片神奇大地正在缕缕春风的吹拂下,变得越来越美,越来越令人赏心悦目。一趟趟动车、高铁穿山过岭,朝发夕至的加速度,把天南地北的人们连成了一个同心圆;一栋栋现代化的摩天高楼,以直插云霄的威武气势,书写着人们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凌云壮志。

  春风,就有这样的魔力。明媚之中,无数面目模糊的事物,都恢复过来,色彩,温度,还有棱角。长冬酷寒里漫散失去的活力,自行回笼,慢慢地聚合。

  春风喊醒春天,春天,让我们跟世界一道,重新开始。

  春意盎然中,行进在大地上,心儿是那么欢畅。真想以森林为笔,大地为幕,在美丽的坝子谱下一首首壮美的诗行,为希望的滇东颂扬点赞。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