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亥第一场春雨
2019年03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一场雨,自唐诗启程,历经岁月变更,已亥又当春发生。

  我喜欢下雨,特别是春雨。清新的空气,经过雨水洗刷湿漉漉的绿植,干净得泛着光亮的枝叶,全身每一个细胞吸饱水分后青翠欲滴清爽通透的活泛劲儿,出水芙蓉般亭亭玉立的姿态,还有那道从天而降、晶莹剔透的珍珠雨帘,都令我沉醉、令我着迷。

  放眼望去,远处的山坡、高楼、树林诸多景物在水雾的氤氲中迷迷蒙蒙的,绘制成一幅缥缈、悠远、似云似雾、如梦如幻的画面,让我不由得眉头舒展,嘴角上扬,心生欢喜。

  这知时节的好雨,似兑现前世的约定,轻盈,晶亮,由远及近,不知不觉濡湿了山山水水,渲染出万卷丹青,撩拨得多少人春心荡漾,偷偷地一阵又一阵激动。

  莫名的,我喜欢雨丝飘在脸上或者小小的雨滴弹在肌肤上的细微触感,清清的、凉凉的、淡淡的、痒痒的,拨动了我的心弦,只觉得神清气爽,沁人心脾。

  这活泼泼的春雨,翻过一道道山梁,涉过一条条小河,踏过一行行田垄,走过一个个村庄,穿过一座座小城,洒下一路笑声。

  霎时间大地苏醒,一转眼满目葱茏。小草跑向阡陌,野花睁开眼睛。柳树梨树苹果树,在倾听;城中那些怀旧的桃李,在感应。这悦耳的春雨,沾满麦苗油菜蚕豆小葱的水灵,洗亮鸡鸭大鹅小鸟欣喜的啼鸣。

  雨催墒情,万物萌动。一些陈年心事也悄悄回春,连院角的朽木也禁不住冲动,在湿漉漉的节气里隐隐返青!村头,谁家的院墙适时探出一枝红杏,恍若村妇望归的身影,痴痴地望向乡路尽头,仿佛在等呀等,等那进城打工的男人;恰似一则古老的爱情,在今生鲜活的倒影。

  雨中,伞花绽放,人大多是行色匆匆,好像在结伴追梦。也有人偷得浮生半日闲,不打伞,不披雨衣,缓缓漫步雨中,一任久违的清新酣畅抒情;说这样更亲更近更纯净,更能享受别样的轻松!

  于我而言,和家人来一次雨中漫步,唠唠工作,话话家常,在一家并不起眼的小店里避避雨,顺便来一碗热气腾腾的青菜煮面,喝一碗唇齿留香的养生汤,就是直达心底最寻常平实的幸福;与闺蜜各撑一把小伞,一边溜达,一边神侃,一边腾出一只手来把闺蜜70岁的老妈妈亲手炒的瓜子见缝插针地扔进嘴里咀嚼出满口脆香,也是补给精神能量、为友谊续杯的珍贵记忆。

  乡村在春雨中生机盎然,城市在春雨中蓬勃旺盛。雨意朦胧,诗意朦胧,有多少雨丝就有多少憧憬。春雨将一切滋润得更鲜,更嫩,更生动!

  雨是丰收酒,酿造好年成!

  生命,在春雨中焕发活力;事业,在春雨中欣欣向荣;生活,在春雨中更加美好。

  气定神闲,闲庭信步,不疾不徐,我喜欢此刻心如止水、满脸柔和的自己。

  雨丝、雨滴、雨水、雨声,在四周肆意飘飞,轻轻掠拂我的心灵。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