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盘江畔梨花开
2019年03月1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南盘江畔,梨花开了。

  这些耐不住寂寞的花树,迫不及待地在冬天的尾巴上,开出了一朵朵洁白的、细小的花朵,成为单调的冬天里,最美的风景。

  它们娇小而密麻的身影,是在上下班的路上,映入眼帘的。这儿一树树,那儿一丛丛。

  此时,阳光正好,天空蔚蓝。

  走近它们,我想让梨花告诉我,如何才能在这个冬天,把寂寞的心事,幸福地绽放,但梨花不语,秀口未开。

  它们感觉不到我的存在。我不如风,风来的时侯,它们会拍手欢迎;也不如雨,雨来的时侯,它们会张嘴吮吸。

  但我感觉到了它们实实在在的存在。眼前,它们盛开得肆无忌惮,盛开得目中无人。

  或许梨花的心事,终其一生,我也研读不透;或许梨花本没有什么心事,它开也开得自然,谢也谢得纯粹,心事重重的,是欲壑难填的我们。

  放不下俗念,放不下虚名,注定人生走不远,也走不彩。看着满树绽放的梨花,我觉得语言是多余的,修辞是蹩脚的。

  南盘江畔,蜜香梨花开了,开得热热闹闹,开得洁白无瑕。

  三五只喜鹊,不知从哪飞来,在南盘江岸边农家小楼间欢欣舞蹈。

  初春的坝子里。

  它们是快乐的,要不怎么会不停地飞来飞去。

  它们是开心的,要不怎么会欢快地鸣来叫去。

  喜鹊是民间的吉祥鸟。即便在剪纸的枝头,它依旧欢欣舞蹈,赢得人们的喜爱。

  它不像乌鸦,遭人嫌弃与讨厌。

  同样是鸟,为什么喜鹊获得人们的普遍喜爱,乌鸦却不能?

  在尘世,假如你做不了人人都喜爱的喜鹊,也不要去做人人都讨厌的乌鸦。

  即便做不了搏击高空的雄鹰,也不要去做屋檐下叽叽喳喳的麻雀。

  做一只坝子中的鸭子,也许成为板鸭,独具特色,色白无毛,盐味适中,肉质细嫩,营养丰富,味道鲜美,是广大人民喜爱的一种食品,尤其为港澳同胞,海外侨胞和国际友人所欢迎。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