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回望江的上游
2019年05月08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洪

  烟草在线专稿  我的童年少年时光是在南盘江流过的坝子度过的。坝子有着水墨画一样简洁的意境,稻浪飘香,炊烟袅袅,红墙绿瓦,青山如黛,一派田园风光。坝子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都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17岁那年的秋天,我在小伙伴们艳羡的目光中,告别坝子。我当时的心情是兴奋的,因为我可以离开那个叫故乡的小水村去见识外面的世界。那年我才17岁,还不明白什么叫背井离乡。想不到这一去,竟然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从此,我脱离了故乡的怀抱,来到南盘江流过河谷师宗高良工作,结婚,生子,定居。上游坝子,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驿站。

  说来也怪,虽然我离开坝子多年,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坝子的思念历久弥新。我也弄不明白,岁月长河的浪花为何没有湮没我年少的记忆?时光的流逝为何未能让我淡忘对坝子浓浓的思念?当我在河谷的某个角落酣然入睡的时候,坝子会不经意地走进我的梦里。多少次,我梦见坝子的老屋,田野,山川,河流。中年的奇幻梦境,终究敌不过时光的侵蚀,唯有坝子的那山那水那人那情悄然入梦,随着年月的变迁而日渐清晰。

  坝子在我梦里,温顺又娇美。坝子在我心头,柔情荡春水。梦里水乡游三岔河,喜和鸳鸯戏碧水。

  坝子在我眼里,娴淑又妩媚。坝子在我身边,风情惹人醉。爱你恋你三岔河,心儿随着白鹭飞。

  绿水爱青山,青山恋绿水。爱你恋你惊梦回,我随坝子把梦追。

  静静的白水塘,我从你身上轻轻地漂过,孩提时代的梦境,少年的欢乐,被风吹走,连同那爱的微波。

  岸边的小草,那是童稚的映射,湖中的鸳鸯,那是爱情的温馨。可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里。我走了,顺着湖流漂泊,在那以后,我再也没看见,盛开的荷花。夜空,一颗流星,也许那就是我。孤独、寂寞,将要滑落何方,我的心颤抖了,一艘游船向我驶来,伸出友爱之手,我默默掬一捧湖水,一滴滴温热之水从指缝流过,湖水变得更蓝了,静静的湖水,传来一声声鸟叫音,由远而近,由弱变强。清溪湖,母亲湖,让这静静的湖水,冲刷我全身的泥垢,也涤去我心中沉重的负荷。

  尽管对坝子充满思念,可是我却无暇顾及坝子的感受,我像一个叛逆的少年默默地在下游河谷遥望上游坝子,想它,却又不敢靠近。我只有把坝子揣在胸口,让坝子离我的心更近。是外面精彩纷呈的世界让我对坝子产生了厌弃吗?抑或是长久脱离坝子温暖的怀抱而找不到回家的路?我想都不是。我骨子里流淌着坝子的血,我的精神世界里盛满了乡愁,我又怎么会忘记生我养我的坝子呢?这些年来我庸庸碌碌,并没有做出什么业绩,也没有乡亲们所期望的出息。我感到无颜回去见父老乡亲,我只能在梦里偷偷地回到坝子,梦里的坝子恍如昨昔。

  其实,我知道,坝子并不在乎我是否有出息,也不拒绝一个游子回归坝子的热情。不论我在河谷功成名就还是落魄潦倒,坝子都会敞开她温暖的胸膛欢迎我。坝子的亲人多次邀请我回坝子看看,他们热切期盼着我回家。我知道,有亲人的地方,就是我心灵落叶归根的坝子,无论我离开坝子有多久远,坝子始终在呼唤。

  南盘江无色,无味,天然形成,凝固有型,融化柔润,注入小溪浅唱低吟,汇聚江河咆哮奔腾。你是滇东的生命之源,你是大自然的无价黄金。河川荡舟是你的浮力,江上走船是你的智能,几处山塘鱼儿欢,一汪湖泊虾肥嫩,有你财多风景美,无你草木难茂盛。

  油盐酱醋你为先,洗刷沐浴你最真,春雨浇得百花开,秋雨绵绵叶飘零,夏如翡翠冬铺银,四季全靠你丰匀。波涛汹涌海之韵,汪洋大海托巨轮,暴雨无情洪流急,卷人吞物灾降临,遥看天怨你发怒,载舟覆舟动天魂。

  逢弯卷漩涡,遇岩瀑布成,渠流灌沃野,跌岩变电能,甘愿低调走峡谷,不怕困难穿山岭。水草丰茂牛儿壮,山环水绕处处春,风调雨顺年岁丰,三晴两雨报好运,你是爨乡富贵命,人间有你懂邪正。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