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陕西作家的烟草故事
2019年07月29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李哲民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在陕西作家中,有许多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他们好多人德艺双馨,为繁荣社会主义文艺做出了贡献,功不可没,彪炳史册。比如柳青曾创作出《创业史》,杜鹏程曾写了《保卫延安》,等等。我是陕西人,在陕西烟草系统工作、生活至今30年,抽点时间,说点陕西作家的烟草故事,大概是有点意义的。

  路遥活了43岁多,他为文学做出了贡献人人皆知。我读过《人生》,读了好几次,高加林的奋斗与坎坷,刘巧珍的单纯与善良,都让人印象很深刻。《平凡的世界》我也读过,孙少平、孙少安等为了生活,没有少吃苦。这些不用多说。我想说,路遥的烟瘾也许不小,他的心里很煎熬。文学是愚人的事业,也是弱者的事业,坚持文学不容易。路遥到过汉中,写过《论汉中》的文字,喜欢汉中的大米,也写过汉中的几个烟草企业家,比如雷光文(原汉中地区烟草专卖局局长)、肖培学(原城固雪茄烟厂厂长)、李峰(原城固雪茄烟厂大河坎车间即南郑卷烟厂厂长),赞美过巴山雪茄、公主香烟等。笔者曾在汉中卷烟二厂(今汉中卷烟厂)工作,与李峰同志认识,他对路遥来汉中有印象,曾当面对我说确有这回事。

  陈忠实的《白鹿原》名声很大。在陕西汉中天汉湿地公园,有一座高大的周公像。在这座像下面的东面基座上,有陈忠实题写的“诗经广场”四个大字。我有时从那里路过,看到这几个字,我就想起陈忠实对陕西文学乃至中国文学的贡献。陈忠实生前有段时间烟瘾很大,特别是写《白鹿原》期间,爱抽黑棒棒烟,也就是“巴山雪茄”,这种烟产于城固烟厂。后来,陈忠实为“巴山雪茄”写过一幅字:“巴山雪茄,伴我十年”。陈忠实有一句话很经典:“文学依然神圣。”我曾以此为题,写过一篇文章,登在《陕西烟草》上。我还写过《作家陈忠实的烟草情结》,登在《烟草在线》上。我是关中人,我喜欢陈忠实关中硬汉的特点和精神,也喜欢他善良柔性的一面。比如,他曾向北京方面推荐介绍了“华阴老腔”,更提携了不少文学新人,帮助解决农转非和推荐发表文章等问题。

  贾平凹的《丑石》,我上初中就读过。后来,我读过他写的《浮躁》、《废都》、《秦腔》等。我为他的写作精神而感动。还有他的书法,也令人佩服。在陕西汉中汉江南岸,贾平凹题写在古南郑城楼上的“南郑”二字,很有味道。他题写的“汉江一号码头”,也有风格,与余秋雨题写的“汉家山河”相映成趣。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6月,贾平凹为陕西省咸阳市烟草专卖局(公司)主办的《泾渭情》杂志题词。“泾渭情”三个字就出自贾平凹之手。贾平凹在题词中写道:“文化是一个企业的软实力,重视职工文化就是单位最大财富,愿‘泾渭情’杂志越办越好!”据说,《泾渭情》杂志采访贾平凹先生的多篇首发文章先后被《文汇报》、《名人传记》、《陕西日报》等刊物转载。

  陕西还有其他一些作家与烟草有缘分。比如,陕西散文作家陈长吟就在西安尚德大厦给《陕西烟草》杂志办的通讯员培训班上讲过散文写作,笔者曾有幸听过,虽过去了多年,但是印象依然很深刻。陕西作家王蓬写过《金瓯玉盆话汉中》等文章,就登在《汉江烟草报》(原汉中卷烟二厂今汉中卷烟厂厂报)上。还有汉中本土文学《衮雪》杂志的执行主编丁小村曾与吴全民、吴元贵等合写过《汉烟魂》,向汉中卷烟二厂(今汉中卷烟厂)建厂三十周年献礼。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