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飘飞的舞者
2020年03月05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杨祖恒

  距离上次下雪的时间,不觉已过月余。往日纷繁忙碌的日子暂且搁置,借着寒冬大雪的余影,捋捋思绪,记录一下自己在美奂山赏雪的心境。让心情与白雪和红梅一同旅行,放飞心情,赞美隆冬白雪的高洁,歌颂岁寒三友之红梅品格。

  梅花不与百花争,开在隆冬风雪时。

  匆匆,急匆匆!光阴送走了春秋,迎得冬来雪花飘。枯枯的枝丫,一片片支撑着老朽的树干,唯有梅花独开暗香来。整整的一夜雪花,世界被你装扮得洒脱俊俏,落落大方地在冰天雪地上堆砌加厚。哦!你的到来,恰逢梅花盛开时。你飘然飞来,如一抹银光,你的盛开,如一抹纯景,正是“冰雪林中著此身,不与桃李混芳尘”。

  每到百花凋零,严寒剌骨的隆冬时节。星月湖边,总是悄悄的静,偶有几声风吼,也只有垂柳随它摆动。还是岸边的梅花,犹如婀娜多姿的仙女,悄悄地含羞开放,一朵,两朵,三朵……依然开在尘世间。映在水里的,变成了四朵,五朵、六朵……花香伴着清香,韵味浓郁,透心地舒适。

  雪有雪的洁白,梅有梅的羞红,合在一起便是白里透红,便是另一个世界。这世界,不再嘈杂,唯有单一的洁白洗涤着人们的心灵。雪花从银灰的天空悠悠地飘下,雪花姑娘的足迹遍布山间万物,改变着小巧玲珑的野花颜色。树木披上了银装,一枝枝,一条条,正在跳着一支冬日的舞。粉红色的梅花艳盖群芳,红如云霞,娇入仙女,绚烂着仙界,直把赏雪人心醉,纷纷地依近留影。

  梅花在雪中如一团火红,没有她的装点,雪也逊你一段羞。有梅,即是完美。梅花在冬雪里傲开,花瓣撑着雪花,余开花蕊,安闲赏雪。雪地,一遍银装素装与漫天飞雪镶为一色,切切地在眼前飞舞,落在身上,形状各异,三角形的,八角形的,菱形的……打在脸上的雪花,凉丝丝,很惬意。伸手去接她,有的在手岸边飞走,落在手心的慢慢在融化,跟捉迷藏一样。有的紧贴在我胸口,我轻拥着你,可你即刻融化,那是心的作用,不怪我。你说,雪会融,花会谢,雪花不可能永远伴着梅花,是规律,也是啊!可四季轮回,终究是反复上演不完的悲剧,愿梅花与雪花永相伴。

  俗话说天公作美,这场降雪正好带来了雪打灯的时令景观,难得一见。按照传统的认知,这是丰收年的象征,是国泰民安、国运昌盛、五谷丰登的征兆。大红喜庆的灯笼上,点缀着厚厚的一层雪,半红半白,一笼笼仿佛在微笑着迎客。灯笼周围,片片雪花围着她飞舞,雅趣横生,成为别样的景致。雪园内一步一景,高高下下树,皑皑白白胖,更有湖水假山相得益彰。银白世界里,石头和柳条相互打趣,竹林和行道树交相辉映,雪花又与她们互相衬托,清幽的雪天静素滚动而来。

  看着地上这多雪,看着天空这多飞舞的雪花。梅花的记忆,象雪花样,一瓣瓣飘起,一瓣瓣落下,往来纷纷。柔柔的雪,一层层堆起,积攒起,奉献着美。雪花纷飞中,梅香阵阵,千年的风吹不散千年味儿,一袭青衫染上朵朵梅花殷红,那是陌上的往来事。清风起,雪花落,树梢的堆雪瞬间纷纷地落下,就是手中的慢镜头也留不住。雪无言,花无语,无声胜有声。花非花,雪非雪,巧夺天工,妙手著天地。

  远望去,顿感视觉的距离在延伸。在雪的映照下,枝枝叶叶变得无比清晰,就连高楼也清亮了许多。道路两旁,那高大的乔木,像挂满了白色的绒球,和那露出的点点绿色融在一起,给这个世界频添了几分童话色彩。再看那假山,一道白,一道黄,一道黑,活脱脱就是穿着一件带纹路的花衣,迎面招展。前面一潭清水,倒映着山,演变成两座山,微风轻轻掠过,玉面因风愁容。结满红果的豆金粮上,顶着一髻儿、一髻儿“白花”,活脱脱一群秀气的妙龄少女,面如白玉,颜若朝华,容貌甚美,纷纷身披玉衣璀璨着。

  今日与雪重逢,算是最后的景致。赶时移步向前,往日的游乐场,此时全都停下来,显得寂静无声。山脚,竹影摇曳外,绿宾红馆与鬓簪珠花齐聚,全在菱花镜前幽幽地映出红白两重天。爬坡向上,雪花与梅花,都随着时间的无情,两厢变得红肥白瘦,还在为雪天描眉画唇增色添彩,为大地浇灌葱茏作物。我轻捧着雪花仔细端详,但见玉面若沙若面,轻轻的,柔柔的,齐齐地在化,顿觉心醉。

  雪染白了一个又一个轮回,梅花弄了千年又一个千年。现在,“梅花三弄”成了人们的的断肠曲,“直教人生死相许。”漫天飞舞后的雪花,在地上对了厚厚的一大层,这场雪好大,又恰遇梅花开。这雪,来的正是时候,情景依旧。因雪,温度急转直下,直叫地下的虫子无处藏身。听,虫声净无,预示着来年的好光景。来,雪花飘飘中,折得一枝梅,咋暖还寒,有花香映袖。看,广场大屏幕里笙箫声动,清音唱给青娥听。真是“素肌不污天真,晓来玉立瑶池里”。

  那一朵朵梅花嫣红,如你笑靥,在雪白的美奂世界,掀开霞美的凌凌波光,凌波微步,荡漾着琼琼楼玉宇,留下的一片香馨柔怡,仿佛摇起窗内清甜的笑声,又回荡在美奂公园间。我漫步于青石小道,看雪花匍匐在篱墙上的安然惬意。走走停停,不觉已过多时。山舞银蛇缓缓过,一揉眼,你一袭白衣,迈着婉约的步子在轻飘飘地走动,轻盈中透着典雅,纵有千言万语,浓缩一句“但使此间能容我梦”。

  璀璨的双子楼在“雪花”飞舞的冬日里,像诗、像画、又像风。广场上,三三两两的人们踩着厚厚的雪花在玩耍,雪花发出“嘎吱”、“嘎吱”的笑声,迎接着为生活四处奔波的都市人群。同样,人们也以微笑面对着“雪花”的到来,因为“雪花”承载着人们过往的美好记忆。固然,雪花是白的,但人们的脸确是红的。愿雪花,为人们守护着这道靓丽的风景线。

  冬是恬静的,从容的。静静欣赏“雪花”的容姿,又是柔情的,也是温暖的。如果没有“梅花”陪伴,她也不会在冬日里到来,这是上帝的礼物,它带着使命而来,也因使命而终。雪花是有性格的,她来了就走,从不多待。她欢快地来,悄然地走。正如徐志摩的诗一样,“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多么的高尚!

  笔墨至此,仿佛昨天的“雪”还在,洁白天地间,脚印还在起伏于皑皑白雪上,心情还在雪上飞荡。如今,无须踏雪寻梅,梅花依旧在,几度姹紫红,变了天地。梅花的暗香,已飘散在季节深处。也许生命的绽放与凋零,犹如白雪中的梅花,点点斑斑,带着羞涩,柔情似水,如云似画,独立寒江,静待下一个飘雪季。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