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窥见武汉曾经的辉煌无限
2020年04月02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素简

  2019年12月,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在此之前,武汉已经很久未登上全球头版头条,也早已消失在西方公众的意识里。

  往昔的辉煌

  1911年,武汉爆发武昌起义,成为中国革命的摇篮。后来,广州国民政府迁都武汉。五六十年以前,武汉拥有1100万人口,被西方誉为中国主要的工业城市。当时许多欧洲大国都在武汉设有领事馆,西方和日本的主要贸易公司以及国际纺织和工程公司也都在此设有工厂和销售办事处。这里长期驻扎着海关官员、汽船船长、贸易商以及领事等。

  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武汉直接影响着西方人民的生活,他们喝的茶,生日蛋糕用的蛋黄粉,穿的丝绸睡衣,都来自武汉。因此,当时武汉作为茶叶、丝绸等商品的贸易中心经常出现在国际报刊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武汉的国际贸易停止了,外企离开了,从此以后,西方世界几乎遗忘了武汉。

  中国的“芝加哥”

  1900年,美国杂志Collier发表了一篇关于武汉的文章——《长江沿岸的“繁荣之城”》,将其称之为“中国的芝加哥”。这是中国城市首次被冠以该称号。

  1927年,武汉已成为中国主要的工业中心,生产着钢铁、丝绸和棉花、茶叶包装和食品罐头等,也驻扎着汇丰银行、太古集团、英美烟草公司、纽约标准石油公司、德士古银行、渣打银行等。同一年,武汉再次爆发革命,美国合众社驻上海资深记者兰德尔·古尔德(Randall Gould)第一次沿着长江来到武汉,他在一篇关于湖北政局动荡的报道中也使用了“中国的芝加哥”这个称号,并且登上了头版头条。此后,该称号几乎在世界上每一份报纸上都出现了数百次。

  该条约允许外国船只沿长江航行,英国当时已经勘察了远至湖北省的航道。他们特别考察了被称为“武汉三镇”的武昌、汉口、汉阳三市的滨江聚集区,对于看到的情况感到非常满意,要求武汉对外贸易开放。

  布里斯托尔大学的Robert Bickers教授解释了英国的想法:“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英国吞并了香港,然后又开辟了中国东部长江沿岸的上海作为条约口岸。16年后,他们充分意识到了中国内陆的重要性,于是瞄准了武汉和天津。”

  1850年,武汉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城市,是当时世界最大城市伦敦的一半。它是中国最大的内陆转口港,为沿海港口城市提供重要支持,为其提供茶叶、肉类、烟草等商品,并生产钢铁、丝绸等产品。

  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尽管这个城市的人口一直以中国人为主,但外国人开始蜂拥而至,他们聚集在汉口,形成了一个绿树成荫、两英里长的外滩,建造了仓库、码头和办公室以及赛马场、俱乐部和花园。如今基本上还保留着这个外滩。

  英国租界毗邻德国、法国、日本租界,俄罗斯从12世纪起就在武汉积极从事西伯利亚茶叶贸易。包括美国在内的这些国家都在武汉设有领事馆。虽然武汉成为了一个国际化都市,但本质上一直是一个商业城市,因为从未像上海那样发展电影业、出版社和美术馆;也并没有北京那样的学术中心,这座城市依然保留了一种更具中国特色的感觉。

  走进欧美消费者的生活

  1911年,武昌起义在武汉爆发,打响了推翻清朝的第一枪。总的来说,外企欢迎新共和国,并认为这将给现代工业带来更大支持。事实上,武汉有很多新的工业理念和技术,是中国几大重工业的发源地,有湖北军火库和火药工厂、汉阳钢铁厂、通京铁路线、上海定期轮船服务、大量丝厂、棉纺厂和罐头厂,为世界生产着大量马蹄铁。19世纪末,马蹄铁和今天的轮胎一样重要。

  武汉的饲养场每年提炼出数以百万计的猪鬃出口到欧洲和美洲,这是蓬勃发展的牙刷市场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武汉还是鸡蛋生产中心,生产新鲜鸡蛋、皮蛋、蛋黄粉、蛋液,并出口给世界各地的食品制造商、餐馆和面包店。Robert Bickers指出,这座城市“悄悄地走进了欧美消费者的生活”。

  成为条约口岸

  武汉官员坚持认为,国际贸易交易应该在武汉进行,而不是像在其他条约口岸一样,在上海的高级办公室和豪华私人俱乐部进行谈判。因此,国际贸易业务的大部分资金留在了武汉,没有流向上海或广州。

  欧洲人和美国人可能在汉口的租界非常美丽,但武汉其他地方也同样美不胜收。英国女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的侄子朱利安·贝尔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曾在武汉大学教英语,他认为武汉大学校园像一座花园一样,是一所田园诗般的学校。

  但到了20世纪30年代末,日本人也看到了武汉的优势。日本人长期以来一直在这座城市投资,经营棉纺厂、棉籽油厂和豆类加工厂,并严加防护。

  1937年夏,日本入侵中国东部,轰炸了上海和南京。政府被迫进一步沿长江迁都到武汉,这使武汉再次登上世界各大报的头版头条。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导致大部分工业被拆。战后,虽然出口严重减少,但武汉也恢复了中国最大的工业中心和长江沿岸内陆港口的地位。

  20世纪50年代,武汉长江大桥连接了三条主要铁路线,成为中国主要的中央铁路枢纽。但那时,外国企业已经不复存在;旧的外滩和租界已经关闭或重新调整用途。武汉开始从集体记忆的符号中消失了。然而,生活在继续,工业也在继续。20世纪80年代,外国企业开始回归武汉。武汉成为了汽车生产中心,本田、雪铁龙和通用汽车来到武汉投资,而医药和新的环保技术则在武汉蓬勃发展。

  但直到新冠肺炎爆发前,武汉已很少再登上国际头版。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