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宽窄文化>正文(温馨提示:若您的360浏览器自动进入“阅读模式”,影响了您的阅读,请您点击右上角的“阅读模式”关闭按钮。)
创建宽窄哲学的理论审视与实践逻辑(连载二)
2020年03月27日来源:宽窄之道公众号作者:文兴吾

宽窄说

博大精深,传统文化;

特色鲜明,地方文化。

传承千载,巍然大家;

傲立一方,灼灼其华。

传统不窄,灿若朝霞;

特色为宽,行遍天下。

宽窄哲学,东方奇葩;

宽窄之道,中西融洽。

宽窄哲学的“合法性”与“合理性”

  宽窄哲学的提法,最初源于成都的企业文化建设,而不是出自于哲学的殿堂,因此遭到一些人的轻谩和诟病。另一方面,宽窄文化与成都相关联,是一种地域文化;而宽窄哲学又源于宽窄文化,因此也就是一种地方性哲学。然而,凡哲学又强调普遍性,具有普适性。这就形成一种矛盾。

  下面论及的知识创造领域中的“他者占先”现象,爱因斯坦的“概念是思维的自由创造”论断及其“概念创造方法论”,折射了宽窄哲学研究的“合法性”。这里的合法性,从广义上讲,就是指的合规律性,有存在的根据,有合理性,有方法论根据;从狭义上讲,指有权威的科学方法论支撑。而在明确劳斯的“科学实践哲学”理论后,也就不应该再对“宽窄哲学出自地域文化,是一种地方性知识”有所轻谩和诟病。

一、知识创造领域中的“他者占先”现象

  这里的“他者”,沿用的西方后殖民理论中一个常见的术语;西方人将“自我”以外的非西方的世界视为“他者”。按其语义,“自我”与“他者”相互对立。

  近代自然科学的源头是古希腊的自然哲学与希腊化时期乃至古罗马时期的科学,这是一个基本的历史事实。到了近代,科学认识活动发展为比较系统、比较成熟的认识活动,具有了下列特点:

  1. 有一批专门从事科学认识活动的科学家,具有丰富的专业知识;

  2. 组成一定的群体,进行各种形式的学术交流活动;

  3. 采用一套专门的认识方法、研究方法和认识工具;

  4. 采用一套专门术语、专门符号,并以此建构一定的理论体系;

  5. 不仅能成功地解释已出现的自然现象,并对尚未出现的自然现象作出预言,并可以通过观察、实验来验。

  随着科学对于世界各个方面分门别类地深入研究,形成了许多学科领域;于是,学科领域内部是“同行”,学科领域之外就是“他者”。另一方面,随着科学以科学实验为基础,科学研究与生产实践的关系越来越疏离,即科学研究的经验材料来源于科学实验而不是生产实践;于是,生产实践部门成为科学研究部门的“他者”。

  知识的创造主要来自于专事研究的科研单位,本学科的知识创新主要来自于本学科的知识生产者;已成为学术界的“无意识”的观念。知识创造领域中的“他者”观念,实际上潜含着“知识的创造,以专门的(专业的)科学研究部门为中心”的意识形态。然而,科学史上却存在着数不胜数的“他者占先”现象。最典型的莫过于作为自然科学基本原理的能量守恒与转化原理的发现;因为,对其进行开创性研究与论述的两个人,一个是医生,另一个是啤酒生产商。前者是德国人迈尔,后者是英国人焦耳。又如,著名的大陆漂移说是魏格纳作为气象学家提出来的,而不是当时的地质学家或地球物理学家提出的。

二、爱因斯坦“概念创造方法论”与宽窄哲学的“合法性”

  爱因斯坦的概念创造方法论对现代自然科学和科学哲学有深刻的影响。爱因斯坦讲道:“科学力求理解感性知觉材料的关系,也就是用概念来建立一种逻辑结构,使这些关系作为逻辑结果而纳入这样的逻辑结构。对构造全部结构的概念和规则的选择是自由的。只有结果才是选择的根据。那就是说,选择应当造成感性经验材料之间的正确关系。”他认为,科学研究必须要有经验基础,要与经验相呼应,但科学认识不是从经验事实中归纳出来的。从经验到理论不存在必然的逻辑通道。1952年,他还为这种方法论作出了如下图示。

  图中:∑表示的是“已知的直接经验”;A表示的是“公理或一般性的假设”,由它们推出一定的结论来。这样,公理的演绎推导使我们由A通过逻辑道路得出各个个别结论S。然后S可以同∑相联,这也就是所谓的用实验来验证。爱因斯坦强调:A和S中出现的概念同直接经验之间不存在必然的逻辑联系;但他认为概念与直接经验之间,最终必须要有可靠无误的现实的“对应”。

  既然“概念是思维的自由创造”,也就很容易理解知识创造领域中的“他者占先”现象了。因为,概念不能从直接经验通过逻辑过程(“归纳”“推理”等)产生,而只有通过非逻辑过程(“直觉”“假说”“猜测”“想像”等)创造出来,那么,在科学的发展中被证明为有用的、正确的概念,最初就不一定是“本学科的资深专家”提出来的,而可能就是“他者”所为。一旦明确这些,在宽窄哲学的发展问题上,我们也就没有理由过分看重“宽窄哲学”概念的来源。即是说,“宽窄哲学”概念是谁提出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宽窄哲学”能否引起专业的哲学家的重视,并对其继续进行论证而推进其发展。换言之,历史上“大陆漂移”的概念是由气象学家魏格纳提出,还是由地球物理学界的资深专家提出,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概念能否得到科学界的认同与发展。并且,正如大陆漂移学说最后的理解,与魏格纳最初的理解大相径庭,宽窄哲学最后的理解,也会与初创者的意蕴有很大的区别。

三、劳斯的科学实践哲学与宽窄哲学的“合理性”

  这里的“合理性”,狭义上讲,是有某个理论在进行支撑;广义上讲,也就是具有合规律性与合法性等等,因为任何一个理论,都是建立在揭示某种规律基础上的,而揭示规律又必须采用正确的方法。

  20 世纪80年代初,美国著名文化人类学家克利福德·吉尔兹(Clifford Geertz)将其在耶鲁大学法学院的系列演讲集结命名为《地方性知识:从比较的观点看事实和法律》,出版了一部阐释人类学的论文集。从其文本中可以看出,“地方性知识”的概念是指各民族在自己的生活历史实践中形成的独特的认知和思维方式,以及与之相关的语言、神话、宗教、艺术、民俗等文化。地方性知识概念一经提出,受到学术界广泛的重视,成为各种后现代主义对抗“全球化”“科学化”“统一化”“西方化”的有力工具。

  劳斯(Joseph Rorse)作为美国新生代科学哲学家,20世纪90年代创立了“科学实践哲学”。通常认为,科学实践哲学就是要确立以下基本观点:一切知识都是地方性知识,科学知识在本性上是地方性的;因为“一切科学家的实践活动都是局部的、情境化的,是在特定的实验室内或者特定的探究场合的,从任何特定场合和具体情境中获得的知识都是局部的、地方性的,走向所谓的普遍性是科学家转译的结果。”

  谈论劳斯的“科学实践哲学”理论,对认识与理解宽窄哲学研究可以有如下启示。

  第一,正如我们在明确知识创造领域中的“他者占先”现象、爱因斯坦的“概念是思维的自由创造”论断及其“概念创造方法论”之后,就不应该对“宽窄哲学的提法最初源于一家企业的企业文化建设,而不是出自于哲学的殿堂”有所轻谩和诟病;在明确劳斯的“科学实践哲学”理论后,也就不应该再对“宽窄哲学出自地域文化,是一种地方性知识”有所轻谩和诟病。

  第二,按照劳斯的&l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