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年味儿
2016年01月29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董赛

  烟草在线专稿  走在回家的路上,大红灯笼整齐地挂在街边的路灯上,这预示着春节快到了,用土话说又快过年了。随着时光的流逝,岁月的老去,我已然不再是那个对过年充满憧憬的孩子了,然而这一刻我脑海里再次浮现出儿时过年的画面。

  小时候我家里并不富裕,但是过年也总会有一套新衣服,年三十的早上我们一家人都会去姥爷家,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姥爷、大姨、老姨、大舅挨个拜年,就三个字“过年好”,压岁钱就到手了。其实我就是一个过路财神,拿着压岁钱没等热乎呢,我妈总会说:“来!给妈,妈替你保管”我也听话,麻溜的就上交了,然后将摔炮、划炮、小鞭揣进衣兜领着弟弟、妹妹去门口院子玩,将小鞭点燃扔进鸡窝,把摔炮仍在墙上,惹得大人们追着我们吼,但我们还是会边跑边将划炮和摔炮仍向他们的身前,有时候遇着没响的,我们还会淘气的上去用脚踢,总之玩的那个兴奋。

  过年的时候自然少不了鸡鸭鱼肉,灶台旁边是我最喜欢光顾的地方,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用手抓起一块肉塞进嘴里就跑,不时在溜回去抓点虾片、春卷、香肠什么的,被大人发现也少不了被训斥几句,可是这依然是我乐此不疲的爱好,一般没等正式吃饭我的肚子就已经鼓鼓的了。到了晚上更为热闹,每家每户灯火通明,那个时候夜晚很冷,寒风刺骨,但由于是过年,隔着院墙都可以听到邻居家的谈笑声,几个大人带着我们这群孩子在外面放鞭炮,刺耳的响声使我们捂住耳朵,叽叽喳喳地躲在墙角乱蹦,噼里啪啦的响声过后,我会回到屋子里面和弟弟妹妹玩扑克,藏牌、偷牌那可都是我的绝活,但也有失手的时候,被发现了还得理直气壮的解释一番,最终解围的还是姥姥和姥爷,拿几块糖果分一分,然后我们也就一哄而散,去看春节晚会了。

  我最喜欢看的就是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而弟弟妹妹喜欢看歌舞类的节目,随着电视里面的旋律还会表演一段,笑的大人们人仰马翻的,而我常常就会睡着,妈妈叫醒我的时候,全家人都在吃热气腾腾的饺子,我喜欢看的节目也就这样的错过了,大人们喝着酒、聊着天,相互推杯换盏呈现在一份祥和的喜悦当中。

  看着如今街上的一切,我不得感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年味儿对于人们感觉也在发生着变化,无论是淡或浓,记忆中的年味儿就像是一杯咖啡,回忆起来亦苦亦甜。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