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相伴 盛衰与共
2016年11月30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张武剑

  烟草在线专稿  老陈,一个拥有50年烟龄的老烟民。从十几岁开始学会抽老烟,到如今花甲之年抽遍国内外、省内外各种品牌的香烟不下百种,最有感情的当属家乡的“精品白沙”,抽的时间最长的也是“精品白沙”,一抽就是二十年。可以说人生最得意的年华,是“精品白沙”相伴;人生最落寞的日子,是“精品白沙”相随。“精品白沙”是老陈人生的第二伴侣,见证了老陈人生的起伏盛衰。回首往事,岁月如歌……

  十五六岁,初中刚毕业,当年还是一青葱少年的老陈就开始独立讨生活。为了赶出第二天一大早要卖的晒席,连夜破篾织席,父亲看他脑袋如捣蒜,睡意颇浓,一不小心,那利如刀刃的竹篾就会将手划道口子。于是,一口老烟卯足了劲吹到他脸上,让他一个激灵,精神抖擞起来。就这样开启了他的烟草时代。

  从最初的老烟,到七十年代的烤烟,那都是纯手工打造,自产自销,粗制滥造的烟丝一点燃,熏的人眼泪直流,咳嗽不停。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卷烟开始销售,八分钱一包的“经济”,两毛九一包的“仙鹤”广受欢迎。那时,集体单位月薪也就几十元。抽卷烟也就是图个方便,不用自己刀切斧砍了。然而集体单位很快便放了长假,朝九晚五,饿不死撑不死的日子戛然而止。然而“树挪死,人挪活”,精明的老陈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干起了个体户。生意好时,赚的钱比上班多上十多倍,有时还不止。一块二毛钱一包的“古湘”顺理成了老陈的常客。

  转眼就到了九十年代,就在老陈盖起自己临街的三层小洋楼不久,要死不活的厂子复工了,所有放养在外自劳自吃的员工必须立即回单位各就各位。建房留下的债务还没还清,几十元的月工资真是杯水车薪。“古湘”抽不起了,烟瘾却戒不了。只能抽两毛七一包的“红咀鸟”了。这日子越活越过去了可怎么行!十个月以后,也就是“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的1992年,老陈英雄虎胆,果断放弃了集体单位的铁饭碗,拉来自己合伙人,用各自的房产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十万,租了门面楼,从广东拉回来设备与材料,办起了自己的厂子。日进斗金的日子是惬意的,日进斗金的人是精神的。夏普电视机、东芝录像机、电话机、BP机、摩托罗拉大哥大、摩托车,访上海游桂林……几乎所有能赶的时髦都赶了,可是烟还是“古湘”烟,找不到可以替代的时髦烟,这与“万元户”的身份不相称啊。

  就在这时,“精品白沙”诞生了,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老陈一眼就在杂货铺那琳琅满目的商品中注意到了“她”。那淡金的外壳,焕发出现代铝合金般金属的质感,在一圈白色烟标的映衬下,彰显出她的与众不同。一问名称,“精品白沙”。所谓“精品”,那就是“精心创作的作品,上乘的作品。”品质自是不凡。当即来一包,哇!她是那么香,那么醇,品味她,让人如神似仙,飘入云端。这就是我的知音啊!老陈有一种“众里寻他千百度”“一朝选在君王侧”的感觉。从此,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精品”姑娘,陪伴着老陈“承欢侍宴无闲暇”“玉楼宴罢醉和春”。无论是谈客户,还是陪领导,“精品”带出去都是有格调,有品味的象征。当年,满街都是一般的工薪层,两三百元一月的抽三元一包的“长沙”,三四百元一月的抽五元一包的“盒白沙”,还得省着点抽。八元一包的“精品”,按老陈一天一包半的抽法,一个月就得花掉别人半个月到一个月的工资。

  “精品”彰显着老陈的自信。这“自信源于过去的积累、现实的努力和对未来的把握。”“精品”引领着时代的风尚。在经济浪潮的冲击下,守旧就是落后,死板就是贫穷。先富对后富有着强大的带动力。“精品”传递着和谐共存的价值观。亲朋好友,哥抽“精品”,怎么能让弟兄抽“古湘”?咱有福同享,有烟同抽。“精品”是属于老陈的,老陈是属于“精品”的。

  于谦诗云“世间万物有盛衰,人生安得常少年?”人生如歌,抑扬顿挫。在接下来一波又一波的经济浪潮中,小富即安、贪图享乐的老陈不能认识到并摆脱自身小农意识的桎梏。先富起来的人未能保持住自己领先一步的优势。经历了人生的顶峰,老陈跌入了人生的谷底。拆伙、被骗、歇业、贸然离乡转行、倒闭、重病……九死一生的老陈已风光不再,“精品”不似当年。叹息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十余年。然而,不管是芙蓉王(硬黄)的天下,还是芙蓉王(蓝)的时代,老陈的最爱还是他的“精品”。此时的“精品”已化身成一位善解人意的知己,她褪去身上的魅惑光华,是那样从容平和,安静地听你一吐自己的心声,陪伴你度过余下的年华……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