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年味就是那一方“米焦”
2016年03月11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顾呈波

  烟草在线专稿  “砰”!

  这不是烟花炮仗被点燃后发出的响声,而是一个爆米花锅被瞬间开启后发出的声音。小时候,在我的老家江西广丰湖丰镇,临近过年时,常会听到这种响声。这响声,意味着年味越来越浓,意味着我们喜欢的米焦快做成了。

  每到年味,母亲就要开忙起来。因为用来制作米焦的原料主要有晒干的优质大米、高粱米、芝麻、花生、瓜子仁、大豆、年糕。这些都要提前晒干,然后在锅里炒熟。母亲常常是一边辛苦忙碌一边却对我们说,这么累人才做好的东西,一定要好好珍惜着吃。而我们兄妹几人则早就被那香喷喷的原料吸引得口水直流,趁大人们不注意便抓起一把放在嘴里抢先慢慢品尝。

  之后,村里便长期有个专门师傅来“爆米花”,常常一整天都能听到不停的“爆炸”声。其实不光是大米可以拿来“爆”,象大豆、花生、甚至年糕也都可以爆开。师傅一手拉风箱,一手转动火炉,待压力表显示压力足够时,麻利地套上麻袋,绑紧,脚一踩,“砰”的一声巨响,锅便开了。小伙伴们忙捂住耳朵,欢乐地躲开;响声过后,大家再高兴地凑上前去。有时,麻袋上面有窟窿,被爆的米花“趁机”钻了出来散落一地,小伙伴们一拥而上,抓起来就往嘴里塞。大米被爆开后,瞬间放大成好几倍,白花花的,挤满一筐,小伙伴们闹够了,赶紧拿回家用被子盖严实,不然就不脆了。小时候很纳闷,家里拿来的才那么一点,为何爆开后却成了一大筐轻飘飘的东西?

  做米焦也不是人人都能干得了的,也需要专门的师傅或是有经验的人士才能做得好吃,否则自己瞎做成的就会连孩子们都嫌弃不吃了。

  预约做米焦的日子到了,晚饭后,制作米焦的大师傅背着工具来到我家。父亲把早就准备好的原料摆好,糖也用秤称量好备用。待糖下锅化开后,师傅把原料倒入锅内,迅速拌匀。出锅后,马上倒在有格子架的案板上,把半成品的米焦使劲压平。而后用磨好的快刀一刀刀分割开来,若切得慢了,糖凉了就会更难切。切好的米焦需要包装,女孩子的表演机会来了:只见她一手抓起方块米焦,一手拿包装纸,两手翻腾几下,一包漂亮的米焦就呈现在我们眼前。我负责做最后一道工序——在米焦包装的角上抹点米浆糊糊,粘紧以后就不会散了。有的人家为了区别米焦的档次,还用不同颜色的纸包装,或是用同色的纸包装、外边贴个小五星以示珍贵。

  制作一份米焦用时大概为二十分钟,每户人家会做十几份,夜里零点都还没做完,小孩子早就熬不住犯困了,大师傅看见,便会讲些笑话来逗趣。完成做米焦任务的师傅离开主人家时,会得到主人家包好的一些上好的米焦。

  父亲早准备好了一个坛子,在坛子底部放上一些生石灰块,上面铺一层布,把做好的米焦摆放在上面,封好坛盖。这些储存起来的米焦,不只是年后自家人的食物,有客人来拜年时,也要赠送给他们一些。

  如今家乡仍然有做米焦的习俗,不过不需要自己在家动手做了,去店里定做就可以。虽然现在的米焦原材料似乎更丰富可口,但我更怀念过去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制作的米焦,似乎更有家的味道。

  “湖丰米焦”,就是我的年味,在我心中一如既往地占据着重要位置。虽然越来越怕过年,但一提起米焦来,我还是无法阻挡对年的期望。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