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团聚年味浓
2017年01月04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黄薇

  烟草在线专稿  “叮铃铃,叮铃铃。。。”

  早上七点,闹钟准时响起,老公一骨碌爬起,急忙穿起衣服。

  我翻了一个身,咯咯地笑起来“太阳打西边出来啦,睡懒觉地震都吵不醒的,怎么今天这么雷利风行?”

  “别贫嘴啦,快起来,爸妈的火车马上就到咯。” 

  我与老公结婚多年,因为老家分在两地,自己的房子还没装修入住,每年最头疼、最大的分歧便是“今年在谁家过年”。

  在公婆家过年,我担心父母过年太过冷清,时时挂念着他们的身体,想念侄女侄儿们伸手要压岁钱的笑脸。

  在我家过年,老公总是显得有限拘谨,想念一年也没吃到的家乡味道,豆腐泡包肉、鸡蛋饺子、荞麦饺子,都是他的心头好。

  每年为了过年的争吵,都是一场智力与耐心的考验,谁也不想输,谁也不愿妥协。

  幸福的是,就在去年,我们的新房终于装修完成入住了,可以把双方的父母都迎来过年,“在谁家过年”终于不用争吵与辩驳!

  这不,公婆马上风尘仆仆地到来,难怪老公这么急切。

  果然不出所料,公婆带来了他们老家的特产,什么银鱼呀、辣椒呀,这些都让老公的眼睛发亮。更重要的是,一年的未见,让他们有了更多的贴心话。

  临近新年,父母赶来我家准备菜肴,八宝菜、荷叶蒸肉、秘制牛腩,父母忙得不亦乐乎。公婆也不闲着,开始大显身手,都是老公久盼的家乡风味。

  那年的年夜饭,异常的丰富,听着四岁儿子学来的“年的由来”故事,吃了两地汇聚的过年美食,三个血脉家庭的畅谈欢笑。觥筹交错间,窗外绚烂的烟花划过,我和老公会心地一笑。

  “结婚多年,终于有了一个特舒心的年。”老公说。

  “怎么,是我虐待了你,还是你对不起我呀,怎么叫终于呢?”我故意刁难到。

  老公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是终于有了一个团圆的年!”

  是呀,过年最大的幸福,不就是家人的团聚么?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