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终端>正文
当好新包装卷烟义务宣传员
2014年11月11日来源:烟草在线专稿作者:陈世旭

  烟草在线专稿  今年,不少卷烟先后脱掉“旧貌换新颜”,那么消费者会“卖帐”吗?商家又该如何维护和稳定客源呢?窃以为,维护新包装卷烟匹夫有责烟草有责,商家更有责。

  红金龙(硬佳品)最开始的零售价是5元/包,因为涨价升级换新包装后,消费者并不“卖帐”,此款基本被红金龙(硬神州腾龙)所取代,我店也只有一位算命先生因为以前对“硬佳品”的喜好而坚守执着,这让我取消了想断购此款的计划,何况此款在6元系列卷烟中的包装是较喜庆的,因为红金龙(硬神州腾龙)和红河(硬甲)的主色调系白色,这受到一些封建老人的唾弃,而此时,当我取出红金龙(硬佳品)递给老年顾客时,就会收获胜利和喜悦。

  红河(硬甲)在没涨价前,是我店零售价5元卷烟中绝对的领导者。涨价升级并由普通的主白色格调向带有格子花纹的主白色格调的华丽转身,这让一度想模仿此款的非法小型加工厂望而却步。有的顾客只要看到是格子花纹就会大胆的购进,加上涨价后部分顾客的不能接受和抵制,再加上红金龙(硬神州腾龙)在湖北市场同价位卷烟中的绝对领导地位,小加工厂看到红河(硬甲)造假难和销售上也不是很乐观,于是红河(硬甲)假货多的时代一去不复还,也因之受到打絮的刘老板的亲睐,“红河(硬甲)质量就是优,以前因为市场供不应求,我常买不到货或买到的是膺品,现在好了,虽涨了1元钱,可质量又向前迈进了一步,最主要的是没人抢了。刘老板对笔者说出了他的肺腑之言。

  黄鹤楼(万年红)在没有更换新包装前,曾是我店的畅销卷烟之一。可是开小店的马师傅在最近的几次购烟时,表情凝固。原本该款自更换新包装后,他店的顾客吃不惯,不能接受新品,这也让我无语。

  零售价8元/包的红金龙(硬望星空)也换了新包装,此信息是开小店的李师傅最先告诉我的。李师傅说,顾客想抽新包装的红金龙(硬望星空),可我当拿出店内所有的“望星空”后,他称新生产的“望星空”中的“湖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这个字是竖着排的,而我店的老版卷烟是横着排的。我拨通客户经理的电话,他称并不清楚“望星空”更换新包装的事,但红金龙(硬喜)已经换成新包装了并托我做好宣传工作。为了弄清“望星空”是否更换新包装,也为了李师傅能进到新版的货,我试着又订购了1条红金龙(硬望星空),验货时发现此版本正是李师傅所需。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老版“望星空”消化掉,至于新包装我也会订购一两条并单独放置,以应付李师傅之需。

  上周,一顾客告诉我称,他在隔壁超市购买的红金龙(硬喜)不正宗,于是就想到我店来试试。按说,这正是一次我损超市绝好的机会,可良知告诉我——我不能这么干。因为我在听了他的介绍后,获悉他购的并非假货,而正是客户经理在电话中介绍的所谓新包装,于是我挺身而出,承担起新包装卷烟义务的宣传员,因为我知道维护新包装卷烟匹夫有责,更何况我是靠卖烟求生存的商户。

  最后,笔者以为,面对卷烟更换新包装,消费者首先会说该不是水货吧?而光靠商户的“伶牙俐齿”空口无凭是没有说服力的,那么烟草公司呢?能预先提供宣传更换图样或文件材料吗?毕竟烟草的说服力更胜商户的“千言万语”,最终解释权也理应归属于烟草公司的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