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终端>正文
“码上支付”开启“云端实践”
2017年09月05日来源:《东方烟草报》

  烟草在线据《东方烟草报》报道  “这位老板,您可以试试用支付宝买单,既简单方便,又避免找零。”7月27日,浙江杭州西湖,云栖小镇,日千便利店的“80后”店主周博正在向顾客推介支付宝结算方式。在征得顾客同意后,周博手拿扫码枪对准顾客手机界面付款码轻轻一扫,交易便完成了。

  浙江大学毕业后,申请到政府扶持的大学生创业基金,周博把便利店打造成自己的第一个“创业产品”。在这里,一支并不算起眼的支付宝扫码枪,将他和同在小镇上打拼的“青年创客”连接在一起。

  “出门不带钱,手机走天下”,不少年轻人通过支付宝口碑搜索找到了周博的便利店,周博也通过支付宝“扫一扫”将客户的消费信息传递给了为他提供“管家式”服务的“浙烟私有云”。

  数以兆计的数据从零售终端汇入,经过数据中心的“云计算”,形成可以实时捕捉的消费“热力地图”——地图上的每一个“红点”都代表着一个支付宝结算的零售终端,每一次“闪烁”说明完成了一笔消费交易。任意点击一个“红点”,便可以查看它隐含的实时数据。

  “热力地图”背后的“全息画像”可以及时生成门店经营智能报表,哪些卷烟受哪类人群喜欢,哪些人群青睐哪些门店,信息一目了然,消费者在哪里,脚步就追踪到哪里,从而帮助周博“扫描”出更多商机。“有了这个信息系统,足不出户就能‘网’聚财富了。”周博笑言。

  远在千里之外的温州市鹿城区永丰烟酒店店主郑永丰与周博有着同样的感受。借助支付宝结算和会员制管理,他真正形成了一批“知根知底”的固定购买者,高频次的互动带来高回报的生意。

  “根据不同会员的特点和需求,我可以知道最近什么卷烟需要重点介绍、什么卷烟是市场主流。”正如郑永丰所说,会员制为品牌培育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搭建在支付宝结算基础上的会员制不再流于形式。浙江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将自愿入会的消费者按照采集信息全面与否分为初中高三级,通过大数据分析,真实掌握具有“群像”特征的消费行为,真正构建工商零共同面向消费者的营销体系。

  作为年度五大重点项目之一,以“支付宝结算、会员制管理、大数据分析”为特色的“互联网+卷烟营销”的“云端实践”成为浙江烟草商业系统一项“不用动员的改革”。

  在终端零售系统上,浙江烟草商业系统各单位逐步完成支付宝功能改造,实现支付宝签约申请、支付宝收银结算、非烟商品管理、全品类商品扫码销售、支付宝消费者会员建档、消费者积分管理及相关查询功能。在营销系统上,他们实现了支付宝签约客户审核、货源投放、数据查询分析、积分管理等功能。

  这些功能都有着怎样的应用?比如,从指定规格角度看,对于上市不久的“玉溪”(创客),消费者的年龄结构是怎样的?购买能力如何?都有怎样的卷烟消费偏好?在温州,通过对2016年8月至2017年2月的270万笔支付宝交易数据进行分析,便可得到答案。

  数据显示,购买过“玉溪”(创客)的14754名会员消费者,人均单包消费金额为19.02元;在某一零售终端“玉溪”(创客)的消费画像轨迹中,31~35岁占比为18%,21~25岁、26~30岁、36~40岁均占比16%,分布均衡。

  再举个例子,与卷烟同时销售的非烟商品中,哪些产品卖得最好?销量排行显示,惠尔康冬瓜茶、农夫山泉、怡宝纯净水占据关联销售非烟商品的前三位。

  今年以来,支付宝结算项目在浙江全省卷烟零售终端推广。截至目前,他们共帮助3.38万家支付宝口碑零售客户“扫”进近190万名消费者,“刷”出970多万笔7.36亿元的卷烟营业额。

  告别“雾里看花”,做到“精准感知”,“信息高架”的互联互通,使卷烟信息、非烟信息与消费者信息紧密关联,将工商数据、批零数据与零消数据有效打通。正是这种“链接”的力量,直观构建起卷烟消费市场的“全景图”,迈出了“互联时代”卷烟新零售的“第一步”。

  在利用大数据的同时,浙江省局(公司)还着力对工商、批零、零消三大交易环节业务流程进行梳理再造,在符合要求的前提下,把省市县公司、零售店、消费者等主体放在同一个平台化生态圈中,努力构建省市一体化营销系统“大平台”。

  从“大数据”到“大平台”,“互联网+浙烟商业”的卷烟营销改革之路已然起步。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