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烟包装做标记 防止调包作用大
2016年12月13日来源:烟草在线作者:佟才录

  烟草在线专稿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就到了年底。临近年底,买烟的人多了起来,骗子也跟着多了起来。不久前,我就遇到了一个卷烟调包骗子。

  就在前几天的一个晚上,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青年,来到我的店里买走了两条“芙蓉王(软金)”。过了十几二十分钟,那个留着小胡子的男青年又返身回来了,他把那两条“芙蓉王(软金)”往我柜台上一摔,怒气冲冲地说:“你们卖我的‘芙蓉王(软金)’是假烟,退钱!”我一脸淡定地对他说:“这怎么可能?我店都是从烟草公司直接订烟,也从来没有回收过香烟,怎么可能会有假烟呢?”那个流里流气的小胡子瞪大眼珠子,大声说:“反正烟味不对,就是假烟,退钱!”我拿过柜台上那两条“芙蓉王(软金)”看了看,然后对着小胡子说:“这烟根本不是我店售出去的!如果你要退钱的话,就必须把从我店的拿走的烟原装地退回来才行!”小胡子听我一说,恼羞成怒,一个呼哨,从店门外闯进来五六个青年男子,小胡子威胁我说:如果不退钱,就砸店。

  我不卑不亢地说:“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行为都在法律框架下进行。如果你认为我卖你的是假烟,你可以向烟草稽查人员进行投诉,请烟草稽查人员来处理。如果你敢砸店,那就违法了,我店里安装有监控,你们几个的音容面貌一清二楚,不怕公安局找不到你们。”小胡子听我这样一说,嚣张的气焰马下下去了,但他仍不死心,他打电话叫来了烟草稽查员,投诉我卖假烟。当着烟草稽查员的面,我问他凭什么说我卖假烟?他拿出一包已拆开的烟,弹出一支让烟草稽查员尝。烟草稽查员吸了一口,把目光转向我:“假烟。绝对的假烟!”小胡子得意洋洋地看着说:“怎么样?我没冤枉你吧!退货,赔钱!”我不慌不忙地说:“且慢,你怎么就说这两条‘芙蓉王(软金)’假烟是我店卖出去的呢?”小胡子一脸不屑说:“我刚刚从你这里买的,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我说:“我没忘。我刚才是卖了你两条‘芙蓉王(软金)’,但你现在拿的这两天假‘芙蓉王(软金)’肯定不是我店里卖出去的。”小胡子狰狞地说:“人证物证俱在,你想抵赖我可不答应!”我依然一脸从容地说:“我店的高档香烟在卖出去之前,我私底下都是做了记号的,每条香烟的外包装上‘原产地’的‘产’字上用针做了记号,但是现在‘产’字上的记号没了。”我拿出店里的“芙蓉王(软金)”给烟草稽查员看,烟草稽查员看后又拿给小胡子青年看,果然在每条“芙蓉王(软金)”上看到了我留的记号。这下,小胡子青年不嚣张了,拿起柜台上的假“芙蓉王(软金)”,灰溜溜地溜走了。

  之所以想到用针在香烟上做记号的方法,还始于我店一次香烟被调包的经历。那是一年前的一天,一名男子来我店里买两条利群烟,但不大一会儿那个男子又回来了,说他买烟时为了给领导送礼,但想想觉得利群烟不够档次,就想把两条利群烟换成两条黄鹤楼烟。我觉得男子的要求合情合理,也没有多想,就把那两条利群烟收回放进烟柜,又拿出两条黄鹤楼烟递给男子,男子一边补齐差价一边说着“谢谢”的话。可没过两天,有一名老顾客来我店里买走了一条利群烟,第二天,老顾客问我说,店里的烟最近是不是被调包了,他买的那条利群烟好像是假烟。老顾客从兜里拿出一包利群烟,说这就是他昨天从我店买的那条利群,并取出一支让我吸。我吸过之后,果然是假烟。我对老顾客是深信不疑的,老顾客在德高望重,家庭条件富裕,是我店十几年的常客,不会骗我的,看来我店的烟真的被调包了。我思来想去,想起了那名用利群烟换黄鹤楼烟的男子,他很陌生,不是常客,行为也很可疑,一定是他。我对老顾客说了那天的事情,老顾客也认为是那名男子掉了包。

  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有了被骗调包的经历,为了防止卷烟再被调包,我决定在店内单价在10元以上的卷烟,全部进行做记号处理,在每条卷烟的特殊字上的特殊比划上,用针扎上一个小空,以此“确权”。没想到,这个小小的记号,还真起到了大作用。要不是这个小小的针孔,我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卖假烟的嫌疑了。最后,我要给广大零售同行提个醒:临近岁末年底,卷烟调包骗子多了起来,我们零售商户在出售卷烟的时候,尽量在中、高档卷烟的小包上做上小记号,或者在出现卷烟离柜后要调换的,拨打辖区专卖管理员进行举报,专卖执法人员会上门予以鉴定,避免零售户的损失。

猜你喜欢
频道热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