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含有烟草内容,未成年人谢绝访问

在线参阅

零售户在线

微薰

手机版

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 > 新型烟草 > 正文

被禁售的果味电子烟真消失了吗?记者走访发现:实则仍在暗中兜售

2024年06月12日 来源:潮新闻
A+ A

2022年10月,《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正式施行,国内电子烟进入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在电子烟国标实施的近两年里,国内的电子烟行业更加规范了吗?在第37个世界无烟日到来前夕,记者走访发现,很多的电子烟门店已是人去楼空,但门牌还留着,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店内一片狼藉;而为数不多尚在经营的电子烟专卖店,或正选择铤而走险,暗中销售果味电子烟;有的便利店,也悄悄加入了兜售违法果味电子烟的行列……

禁售电子烟竟藏在这地方……

“你好老板,这里有水果味的电子烟吗?”5月29日中午,记者来到了位于杭州市钱塘区某地铁口商场内的一家“电子烟精选店”,门店的货架上摆放着五颜六色的电子烟,价格在一百至两百元,记者查看一番后并未看到果味电子烟,遂以顾客身份向老板求购。

老板很谨慎,指了指货架上的电子烟,“店里售卖都是国标电子烟,不过这款有些桃气乌龙口味,可以试一试。”老板介绍的电子烟包装盒,并未注明是何种口味,记者用力闻了闻样品就被呛到了,“味道太呛,我们要购买水果味的,有吗?”

“加一下微信吧,你是第一次在这儿买?”老板示意说,果味的一般只卖给熟客,因为知根知底,“我先把图片发你看看,各种口味都有,一支129元,要不要?”

被记者吐槽太贵后,老板着急解释说,这款烟油容量大,牌子过硬,肯定是正品。“那可以在这里买吗?没看到店里有实物啊!”听到记者这么问,老板突然起身,“你要的话,现在就可以给你,在沙发底下。”

只见老板熟练地抬起沙发坐垫,从众多手提袋里拿出一袋,“你就在这些现货口味里挑选:西瓜的、可乐的、菠萝的、荔枝的……”他把不同口味一一列举,并摆在了柜台上。

微信图片_20240607115812.png

老板从沙发坐垫下拿出果味电子烟。潮新闻记者摄

就在挑选间隙,一位中年男子推门走进,“卖龙井口味的电子烟吗?”眼看有生人进门,老板立马把摆在台面上的水果味电子烟收进了柜台里,并向男子推荐起货架上的烟草味烟弹,然而顾客并不满意,出门时嘴里嘟囔了一句:“现在果味的(电子烟)这么难买了吗?”

老板见男子执意想买,又笑着招呼回来,“你看看要不要这种一次性电子烟,各种水果口味的都有。”老板把刚刚藏到柜台里的电子烟又重新摆了出来。

“我有烟杆,想买烟弹。”于是,老板再次掀开了沙发坐垫,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中年男子挑走了一盒绿豆口味的6ml烟弹,成交价110元。

“国内现在不让卖水果口味的,但是我售卖的这些有出口资质,国内生产卖到国外,我们的货属于出口转内销,品质没问题,价格贵一些。”老板说。

原来违禁的果味电子烟并未消失,仍在“隐秘的角落”里偷偷“冒烟”。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商家往往通过判断购买者是否属于“行家”来选择顾客,一般熟面孔才卖,若购买者意愿实在强烈,也会放下戒备心,试图将他们发展成“熟客”。

微信图片_20240607115843.png

店员从停放在路边的私家车后备箱中拿出的两筐电子烟。潮新闻记者 摄

事实上,明知禁售令仍铤而走险的商家,远远不止这一家。

在钱塘区学林街一家酒吧楼下的便利店内,也藏着果味电子烟。记者进店后直奔主题,询问购买电子烟,店员二话没说走出店外,从停放在路边的私家车后备箱中,抱出两筐一次性水果味电子烟,一共150支左右。

这些果味电子烟涉及两种品牌,一种外包装写有中文,产地深圳,未注明生产日期;另一种则是全英文包装,英文显示该产品尼古丁含量是3%,产地在中国。

“现在不让卖了,白天不敢明目张胆,晚上才敢摆出来。”店员说,便利店地段好,楼上就是酒吧,电子烟销量很好,一天最少能卖掉20个,“我们打工的,货源不知道,可以加老板微信,线上也能买。”

记者走访中发现,即使是街边的私营便利店,也在偷偷兜售果味电子烟。这些便利店一般有个共同的特征——周围的酒吧、ktv、网吧等娱乐场所丰富,尤其到了夜晚,销售更加肆无忌惮。

“暗戳戳”的线上销售更猖獗

“水果味电子烟味道清新,而且越来越上瘾,”长期购买水果味电子烟的王先生向记者透露,网络平台很多购买渠道。他自称找到一个比较靠谱的国外代购,价格比禁售之前上涨了20元。“其实,这些电子烟是国内生产的,出口外销后,再代购回国,并不是三无产品,但市场水太深了,一不小心还是会买到假货。”

而在2022年3月发布的《电子烟管理办法》中,对电子烟销售环节作出规定:任何个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不得通过全国统一的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以外的信息网络销售电子烟产品等。

然而,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这些禁售的果味电子烟在经历了禁售初期短暂的“蛰伏”后,如今又通过暗语、代称等隐晦销售方式再次猖獗于网络。

在社交平台、电商平台搜索“电子火因”“雾化器”等关键词,仍能发现大量售卖违禁电子烟的线上商家。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添加了一位来自浙江的线上商家,对方发来各种口味的果味电子烟,品牌也五花八门。

“这款的西瓜味抽起来非常上头,能抽7000口,在国外卖得可好了。”商家向记者推荐起其中一款,并宣称自己售卖的果味电子烟都是出口货,质量有保证,“是有正规生产资质、专业做外贸的,海关手续全部都有。”当被问及是如何“出口转内销”时,对方三缄其口:“这是不能说的,现在查得严。”

微信图片_20240607115918.png

线上在售的电子烟。受访者提供

另一名来自长沙的电子烟线上商家也证实了存在“出口转内销”的情况。

“现在卖的果味电子烟基本是全英文包装,大多是出口货,一些厂家又偷偷拿到国内卖了。”该商家介绍,之前也卖过中文版的国内电子烟,虽进货价格低,但往往鱼目混珠,质量无法保证,“有顾客反馈说经常漏油,口味也不太正,我们就不敢再拿货了。”

潮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流通的果味电子烟主要分为三种:一是少量禁售前生产的库存;二是新近生产、通过贴假牌、冒充禁售前库存的仿制品;三是新近生产、本应出口却偷偷流入国内市场的回流品。电子烟线上商家则遍布全国各地,果味电子烟售价普遍在50元至120元左右不等,据调查期间的了解来看,很多货源来自广东深圳。

“不过,禁售前生产的正品国内电子烟已经很少见了,更多的是后两者。”电子烟从业人士石广(化名)向记者透露,目前,国内大部分电子烟企业都聚集在广东深圳和东莞:深圳多是电子烟研发、贸易企业,东莞则是生产重镇,“基本所有地方生产的电子烟都会最终聚集到深圳,然后再发往全国各地。”

石广表示,转入地下销售的违禁电子烟产品质量堪忧、添加成分复杂、安全隐患尤为突出,一些不法分子利用网络销售渠道的隐蔽性,开始从中造假,“有许多都是从伪劣小作坊里生产出来的,重新贴个牌,充当正品卖。一些代工厂连品牌方甚至连产品外包装设置的防伪专用二维码,也能伪造。”

“纯烟草味的电子烟卖不动,带点甜味的水果味烟弹销量明显要好得多,尤其受年轻人的青睐。”石广表示,尽管国家明确禁止销售果味电子烟,但是抽水果味电子烟的消费者需求依然庞大,因此形成了密集的地下违禁电子烟销售网络。

微信图片_20240607115945.png

如今好多电子烟专卖店人去楼空。潮新闻记者 摄

子烟乱象为何屡禁不止?

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水果味电子烟,仍然能在线上线下买到,电子烟乱象为何屡禁不止?

“需求引导市场,乱象主要原因在于此前一直吸果味电子烟的群体需要一定时间去戒断,在此过程中难免会寻求各种路径满足吸食欲望。”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初级合伙人夏文忠说,对卖家来说,有市场就有销售动力,即便这些行为需要承担一定风险。

夏文忠认为,对持证企业,应当引导其以畅通和规范地将产品铺设到终端,也在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况下,适当调整电子烟产品的口味。同时,也要加大宣传不符合国标电子烟的制作来源与危害,加大对零售端的监督整顿。

随着国家对果味电子烟的严厉打击,记者发现市面上又冒出一种形似电子烟的产品——草本雾化器,外形与电子烟几乎一模一样,而且包含薄荷、龙井、蜜桃、绿豆等十多种口味,宣传0尼古丁0焦油,有润喉舒肺、提神醒脑的功效。匿名买家评论称,可以祛除烟瘾;也有买家评论,与某电子烟品牌味道没啥区别。

记者咨询售卖草本雾化器的客服,其表示“这个不是药品属于食品字号,产品有食品生产许可证编号,有一定的清咽利嗓和辅助戒替作用。”

有媒体报道,这种雾化器披上草本的外衣,有未成年人购买吸食,令家长十分担忧。网络上,对草本雾化器是否属于电子烟也是争论不休。

微信图片_20240607120020.png

图源:平安青田

根据《电子烟管理办法》,电子烟烟具是指将烟液等通过雾化等方式供人抽吸、吸吮、咀嚼或者鼻吸等的装置。夏文忠表示,结合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可以认定,不含烟碱但可雾化气溶胶用于抽吸的雾化器装置设备属于电子烟。

“这种雾化器如果使用的是自行添加各种水果口味的雾化物,严格意义上来讲也应该是属于电子烟。”上海博和汉商(杭州)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名誉主任邵斌律师也表示,如果商家以该类雾化器不属于电子烟为由,向未成年人进行宣传或销售,误导未成年人进行购买,同样也是违法行为。

厦门大学烟草法律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姜孝贤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在我国,判断一款电子雾化器产品是否为电子烟,需要结合产品名称、功效宣称、对消费者的诱导和误导程度、对人体的可能伤害、对烟草专卖制度的冲击与破坏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不能一概而论。事实上,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将不含尼古丁的电子雾化器纳入电子烟监管,例如意大利、奥地利、捷克等。

“尽管我国已经建立起电子烟监管制度体系,但电子烟总体上仍然属于新兴事物,实践中会出现很多新情形新问题新挑战。”夏文忠认为,烟草专卖局应当整合各方力量,打造电子烟共治格局,不断增强对电子烟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更好地保护群众身心健康,维护国家烟草专卖制度。

邵斌律师表示,近年来,由于存在监管空白,电子烟产业无序发展,一些产品存在烟碱含量不清、添加成分不明、烟油泄漏等问题,相关部门应明确电子烟定义和监管对象,对电子烟销售实行渠道管理,建立电子烟交易管理平台,规范电子烟销售方式,对电子烟产品建立电子烟产品技术审评和跟踪追溯机制。

热文榜

红云红河集团 合力图强 和谐致远
更多

视频

更多

专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